清清涼涼八月天

[ 上一章 ]  [回目錄]  [ 下一章 ]
    八月套書,主題是靈異。真是相當應景。

    在出版社企畫完成后,一聲令下,大伙從年初就開始忙著絞腦汁了。

    那時手邊在寫《報恩那么難》,又得挪出時間寫拔辣鮮報上連載的「青春夢」,而這個夢還出乎我預料的長,簡直忙翻過去。

    雖然很忙,卻也已經忍不住在腦中挪出一方角落來構思故事了。

    這種類鬼話連篇的題材,我好象沒怎么碰過,雖然寫了多年小說,但對這方面的開發可說是沒有。剛好出版社有這樣的企畫,于是我才有機會嘗試寫這種題材。

    多年前靈異節目盛行時,所有鬼話都出籠,每個來賓都言之鑿鑿地說著一則比一則更讓人瞠目的鬼故事,還都說那是親身經歷。我那時看了真是佩服不已,覺得臺灣人的創造力跟想象力真的很了不起呢!都可以去寫小說了。

    那時,我對其中一則故事印象特別深刻。

    內容是什么已經記不太起來了,不過那位婦人所說的「鬼」讓我很感興趣。

    她說她現在這個五、六歲大的女兒,其實十幾年前就出現在她身邊了——以靈魂的形態。那是因為她們母女倆的緣份很深,讓她還沒生下她,就可以看到她,一直相陪到女兒終于投胎到她腹中,不過她卻說不出一個道理來解釋為什么獨她有這樣的奇緣,她跟我們一樣都是再平凡不過的人,沒任何異能。

    那個來賓說的故事內容并不算精采,但我覺得她「見鬼」的方式很有意思,所以一直記下來了。

    我們所認知的鬼有很多種,從最早的《聊齋志異》,到前些年因為鬼話盛行而大量出版的鬼故事里,讓我們對「鬼」有一些既定的印象,而不管是好鬼還是壞鬼,都不免讓人看了心驚膽跳、又害怕又愛聽的。

    接到這個套書任務時,我就心想著不要寫可怕的鬼故事,就算是跟「鬼」沾上邊吧,也要寫那種一點也不可怖的來跟讀友分享。

    對!沒錯!我正是那種打死不看可怕鬼故事的卒仔!

    什么報仇、怨恨、還我命來等等的那種鬼話,我是從來不碰觸的,既然從不碰觸,當然就不會在「可怕」上面花腦筋。如果我要寫鬼故事,必定是寫一些有趣溫馨的。

    我不想寫死靈,想寫生靈。

    于是當年聽到的那個故事便成觸發了我靈感的點。讓幾個小鬼頭蹦出來爭取自己的出生權,熱熱鬧鬧的多有趣是不?

    這次的套書組合挺有意思,有老手、有亮眼新秀、也有全新沒拆封過的……啊,不是啦,我是指還沒出過書,就被找來寫暑假套書的新人啦!能被出版社如此肯定,想必是極為出色的寫手了。

    我非常期待這一套書,也希望你們也跟我一樣。
扑克圈app -扑克圈apk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