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 上一章 ]  [回目錄]  [ 下一章 ]
    朱水戀每隔一小時就巡一次各房間,幾乎要望穿秋水。已經四天了,狼界再遠也不至于遠到地球以外吧?何況他們有法術可以變來變去,咻咻咻一閃,空間距離應該不是什么大問題吧?又不像他們人類還得搭乘交通工具。

    為什么還沒有回來呢?是什么事情耽擱了嗎?應是真如殷佑那烏鴉嘴所說的——被她嚇跑了?

    即使她真的嚇到他,他也不可能不回來的,他又不是沒責任心的人。恐怕正在想法子召喚出狼王令吧?用其它方法破解。

    呵……

    苦澀的唾液只能往肚子內吞咽,怎知自己的感情被視作牛鬼蛇神,居然還可以用來嚇人呢。這可好,嚇得自己鐘意的男人閃回家收驚。

    原來她的愛情不值一文,她的主動是一種強人所難的滔天大罪。

    雖沒有在殷佑面前示弱,一副死不侮改的倔強樣,但每一次口水大戰下來,外表看來風光,內里早是千瘡百孔。每一發攻向她來的炮彈都正中她的心,讓她恍然明白,平凡人不該妄想高攀天人,一旦有此居心,自以為純真的愛戀在別人眼中看來都是自私可鄙的。

    古有牛郎織女為殷鑒,今人尚不知覺悟,硬是往水、火里跳,而她更慘,白逢朗壓根兒不愛她。

    不過沒關系!她不是古代那種受了羞辱就投井跳崖的柔弱女(反正臺灣也找不到幾口古井、幾座懸崖),就算別人說她配不上,就算最后她仍是爭取不到他的心,她仍不認為自己勇敢付出有什么錯。

    得不到他的愛,至少還有回憶。

    她小心翼翼的收藏起相處時的一言一語、他的各種表情、他的溫柔……當然,偶爾也會傻愣愣的。她用力掙取每一次與他相處的機會,是否早已知道,他根本不會對她這個凡婦俗女動心?

    沒關系的!她告訴自己,至少她努力過。總比那些愛在心底口難開,百般矯作等君愛的女人勇敢多了,也神氣多了。對!她該給自己一些掌聲的!

    啪啪啪啪……

    季曼曼一走入廚房看到的便是朱水戀猛拍手的傻樣。

    “有蚊子嗎?”她慵懶地問。

    “是呀,好大一只。”朱水戀一頓,訕訕的放下雙手,整個頸子都垂下了。

    “犯相思也能得精神病嗎?真可怕。”她倒了杯水果茶,身于靠在餐桌邊,謹慎地看著朱水戀。

    “對啊,它甚至會傳染。你不就是個血淋淋的例子?”雖然沒斗嘴的興致,但嘴皮子就是很神的會自己動,不費什么力氣,從不讓最佳損友占便宜。

    季曼曼嬌笑道:“還不錯,依然有戰斗力,表承你還算清醒。我真伯看到你這張兇霸的臉有著不搭軌的死氣沉沉表情。你知道,那就像秦始皇扮盂姜女一樣恐怖。”

    朱水戀伸手攔截他的水果茶,仰頭一口喝光。

    “要收驚就趁早出門,少來煩我。”

    “喲!趕人啦,真沒禮貌。”戲謔的瞳眸掩不住濃濃的擔心。水戀真的很不對勁。不會是胡思亂想地把自己塞入死胡同里了吧?

    “反正我是惡女,企圖勾引天人的惡女,妄想——”

    “我還勾引亞當吃禁果的蛇咧,干嘛啊你!”

    “在身分的對比之下,我的真心不值錢。”朱水戀憤憤不平地道。

    季曼曼翻白眼。

    “一只小笨狼的話居然影響你那么多。它懂什么?一個小鬼罷了。”

    “還有白莞……”“那個戀兄情節小純女,沒見過世面的丫頭所說的不成熟論調你也聽進去啦?你真是太丟我們新女性的臉了,虧你還被稱作‘商界勁辣女”。你修理客戶的手段丟哪去了?那種狂妄的自以為是、獨我的三日堂氣勢,讓人退避三舍的潑辣……”

    “死慢吞吞,你活膩了嗎?”朱水戀阻斷她愈來愈不像樣的“歌功頌德”。

    季曼曼微笑聳肩。

    “現在不是好多了?”

    “去!”朱水戀輕啐了她一口,笑了出來。

    “好啦!振作起來吧。別忘了我們姐妹三人都支持你。事實上殷佑并不算反對,它只是想得太多,一逕的認定你們有機會相戀,最后死別于壽命的落差,令它的舅舅傷心欲絕……咦?它為什么從來不想白逢朗或許根本不會對你動心?”這可是一大疑點哩。

    “誰知道。反正它就是不容許它寶貝舅舅有任何受傷的機會。”

    “那可好笑了。看看它對于悠那股親熱勁兒,看它以后要怎么收拾。”

    朱水戀聞言,也笑得好幸災樂禍。

    “到時看我怎么整死他,那頭色狼!”早看不慣它故作幼小吃于悠豆腐,可惡至極。

    季曼曼點頭道:“它肯定會死得很難看。倒是你,別理會那些閑雜人的反對,除非白逢朗明確的拒絕你,不然你永遠都有追求他的權利。這是誰也投資格阻止的。愛情不盡然必定有所結果,但不去追追著又怎有資格縮在角落舔舐傷口?要知道,自怨自艾也是要講資格的。”

    “好啦!我已振作起來了,少用你瞥腳的安慰話來激人,你不適合這種工作。”朱水戀睨她。

    “嘿!你這人——”

    “趴下!”朱水戀倏地大吼,撲倒季曼曼。

    同時,一連串的槍聲由窗四射進來,將她們原本站立的地方打成了蜂窩突如其來,恐怖分子突破旭日保全的封鎖,大舉入侵。并掃射這座依據風水起造的“殷園”,破壞意味十足,不只想傷人而已。

    “到客廳去,快點!”第二次經歷槍戰場景,朱水戀的膽子顯然磨大了些,揪著仍在嚇呆中的季曼曼匍匐移動。而韓璇很快的奔來掩護,使得她們順利移回客廳,進入安全的范圍。但危機重重未曾稍減。

    他們全認知到一件事:敵人這次是豁出去了。若搶不到令牌,至少要玉石俱焚。天啊!少了白逢朗,他們倘若可以對付完一大票殺手,又有誰能來阻止那些有法術的人入侵?

    白逢朗,你在哪里?

    水戀身上的銀鈴咒為何會呈現黑氣?

    正在趕往人界的白逢朗胸口驀地一震,抬頭望向那代表水戀的白氣,竟發現那白氣產生了異象——而那,代表危機!

    莫非黑威找到了入侵“殷園”的方法?

    距離人界尚有五分鐘的距離,但他們的危機是刻不容緩的,往往只眨眼間,悲劇便無可挽回了,該怎么送助力過去代他們擋到他抵達時呢?

    狼王令在他袖袋里閃出灼熱的金光。

    是了!可以把自己的法咒施在狼王令上,而狼王令可突破空間的限制,找到擁有它的主人依附。他的法咒再加上小佑的能力……有了三分之二的狼王令,小佑原本被王令禁錮的法力可以恢復一半,應該抵擋得了黑威,即使它能力初復仍是虛弱……

    不管了。目前只剩這救急的方法。

    一串急切的咒語加諸狼王令上,只見金光一閃,令牌已然消失,相信不到五秒,就會與小佑身上的狼王令結合;而他。則盡速馳往人界,務必阻止黑威得逞。

    白光如流星劃過天際,投向心的依懲處。

    在元旭日與三名伙伴的全力守護下,殺手的數量正迅速減少中,但原本對她們而言固若金湯的“殷園”卻逐漸殘破成蜂窩狀廢墟。

    呈現八卦造型的草皮報起,所有的花卉被踐踏成春泥;每一扇門窗都被打碎,警報器震天嘎響,并不時傳來可怕的槍聲。

    “晤!”

    被子悠抱在懷中的殷佑突然呻吟了聲,接著全身劇烈的抽搐起來!

    “佑佑!”于悠驚慌的叫道。

    殷佑閉眼呻吟,強烈抽搐的身子讓于悠抱不住,最后滾到地板上,痛苦的抖動。

    “怎么了?”季曼曼由樓梯那方爬過來鐵柜這邊。

    “不會是黑狼壬來了吧?”朱水戀驚恐的猜測著。

    “你怎么了?天啊!好燙呀……”于悠試著碰它,卻被那高熱逼回了手。豆大的眼淚流了出來,心疼它正受著的苦,自己卻無能為力!

    “怎么回事?”韓璇翻滾過來,打飛了一名企圖闖進來的殺手后向道。

    “佑佑它……”

    “是金光!會不會是狼王令?”韓璇明白她們的猜測,但她則有另一種看法。“我們試試看。于悠,你別慌,一旦你慌了,就幫不了它。來,召喚看看。”

    管于悠含淚點頭,將手指放入嘴中用力咬破。

    “請你們跟著我做。我們身上有殷王的血,可以幫助它的……希望我沒猜錯。”她率先將手指點上它眉心那道疤痕。

    “不管了,死馬當活馬醫!”朱水戀也照做。

    韓璇與季曼曼也跟進。當四人的血液流入殷佑的疤痕內后,一道平空而降的金光如箭矢般的射入它印堂——“快閉眼!”于悠與韓璇警覺的大吼,并別開眼避過那足以令人失明的強烈極光。

    在金光映亮整個殷園的同時,一道狂卷而來的黑煞之氣也正往它們這邊撲來“殷園”的守護力量已徹底被破壞,再也沒有什么可以阻止黑威的侵襲。

    “狼王令!”

    黑威狂喜大吼,黑色狂風化為一只攫奪的巨掌,攻向金光閃耀處,并打算一舉壓斃那四個該死的護令使者——烈火劍筆直穿透那只巨掌,開劈出一條火柱。

    黑威怒吼一聲,連地撲滅附著在手上的烈火。

    “哼!沒有法力的烈火劍對付不了我!滾開!”黑色狂風化為利刃,攻向另一方的元旭日,準備以牙還牙,一舉穿透他心臟,為兒子報仇——黑色利刃被烈火劍勉力擋住,黑威冷然一笑,在勁道上施壓,將元旭日逼向墻角。全力逗弄元旭日的黑威并不知道背后的那道金光已散盡,出現的不是狼王令,而是一名七、八歲左右的俊美小男孩金發、灰眼,眉心有一道破裂的傷口,瀏海里有一撮漂亮的黑發,像時下流行的挑染——他是——殷佑!

    在四雙難以置信的目光下,他沒空做說明,只是不改色狼本色,對著于悠的小嘴啄了一下:“哈羅,殷佑弟弟在此問好,請待續——”話未完,他已雙手結印,瞬間轟出金銀相間的巨大能量,筆直撞向黑成無所防備的背——“轟!”、“碰!”、“咚!”

    黑威在強勁的撞擊下飛向墻壁,并且將水泥墻撞出一個大洞繼續往外飛,直撞到十公尺處的假山造景,才在碎石四飛下止住飛勢。但原本的假山已不見,反而出現了一個窟窿——可以用來養金魚的大小。

    “他真不錯,知道我們想造個池子養金魚、種荷花。”殷佑嫩嫩的嗓音滿是笑意。

    “佑佑……?”于悠喜悅大呼。

    “你怎么……”季曼曼仍在震撼中。

    “為什么你會……”朱水戀心底有了很不好的預感。

    而韓璇則明確的說出來:“是狼王令讓你變成人的吧?”

    那么是不是可以猜測……白逢朗身上那三分之一狼王令已經解印,而情咒……被化解了?

    殷佑自己也不甚了解狀況,眼見黑威似乎正在恢復戰斗力中,他只能草率的回道:“反正狼王令又解了一枚就是了。老天啊,他還能打咧!”趕忙沖出墻洞,全力對付敵人去了。

    元旭日也飛身過去。

    “小鬼,你力量恢復了嗎?看來交給你就綽綽有余了吧?”剛才那法力真是驚天動地。

    “才不哩,剛才那個是我舅附了咒術在令牌上,當令牌進入我身體內時,我便可借用他一部分法力。事實上全用在那一擊上了,而我自己的法力只恢復了二分之一,你沒看到我這樣子只是個娃兒嗎?能力也只有這年紀的等級,別對我抱持太多美好的幻想——閃!”并列的二人一左一右的飛開,正好躲過黑刃的撲殺。

    黑威雖經歷剛才那無所防備的重創,僅剩五成功力,但用來對付凡人以及法力尚是初級的殷佑已太足夠,照樣把他們攻得狼狽不已。

    “把狼王令交出來!”黑威專注對付小金狼,并且由他身上聞到了他夢寐以求的狼王令味道。就算要把殷佑一寸一寸撕成碎片,也要搶到令牌……

    他的王者之夢……五百年的執著……君臨天下的快意……任意穿梭各界的殊榮……

    只要有狼王令,世界全在他腳下了!

    “你別作夢了!。狼王令目前屬于我們金狼族,它會認主人,就算你搶到手,也無法使用它——”殷佑雖然閃得很狼狽,但不忘大肆嘲弄黑威的癡心妄想。

    黑威不怒反笑,陰惻惻地開口。

    “只要最后一個金狼族子民也死去,無主的狼王令就會屬于第一個得到它的人,所以——你受死吧!”

    黑風刃攻來得太快,殷佑沒把握能全身而退的閃過,只得凝聚所有力道圍出防護網抵擋那凌厲的兇氣。

    碰!

    殷佑口吐鮮血,小小身子翻滾了數十公尺,直到撞上一棵樹才停止。五臟六腑像絞成了肉泥似的,內傷太重,再也起不了身戰斗,連開口的力氣也沒有,每張開唇便止不住血水的溢出。

    元旭日飛身阻止黑威向小金狼走近,而于悠早顧不得危險,趁韓璇一時沒注意,沖向危險區,緊緊抱住奄奄一息的殷佑,想將他抱入屋內休息。但每一個動作都帶出他更多的血流出來,嚇得她不敢再有移動他的行為,只能無助的摟住他,低位不已。

    “佑佑……佑佑……”怎么辦才好?她該怎么救他?

    血,給他血可以嗎?她再度咬破手指,將血滴入他印堂中……但沒用,他根本接收不了……她的血與他的血流滿了他的面孔與身子,無濟于事,無計可施“于悠,別慌,我們快帶他進去。”朱水戀奔過來,一手拉住于悠,一手抱起不知生死的殷佑,死命往屋里沖。另一邊,韓璇加入戰局,雖不能發揮多少戰斗力,但至少可以替元旭日爭取到短暫的喘息空間。

    “哪里走——”黑威雙手撩起一片巨大黑波將干擾的兩人掃得老遠,反身立即丟出黑風刃,存心要一次解決三條人命——黑風刃在擊中三人之前,修地被一道銀光以米字形的劍勢化解,黑氣霎時四分五裂,仿若被爆破的玻璃,黑天暗地的結界里瞬間像一張被撕裂的紙片,被光亮射入,并立即趕走所有黑暗。

    “逢朗……”如釋重負的吐出一口氣,朱水戀看著及時擋在她身前化去危機的背影,立即虛脫得再也提不起半分力氣,整個人攤平在地上。

    “可惡!白逢朗,你又來壞我好事!”黑威怒吼,心知要糟,疾速出手攻向白逢朗,想趁他應接不暇時逃走。只剩下成功力不到的他,只有落敗的份,聰明人都不會逞強。

    白逢朗比黑威所預期的更快化去那勁道。他沉肅的挽起霽月弓,淡道:“為你的野心所帶給狼界的浩劫懺悔吧。”

    “不!不!你不能這么對我!不——”黑威驚恐嘶吼,驚駭欲絕的看著那把足以摧毀千年道法、人形靈體的銀弓正對著他!

    以著他畢生所能的極速,他奔竄向天空,卷起狂烈颶風,周遭的樹都被連根拔起,讓人根本睜不開眼。

    他必須逃掉,他能逃掉!一定能!一定能……

    咻——箭矢向天空盡處發射而出,劃出一道燦亮的銀光-邐到百里外,穿越過黑威的身體直到宇宙飄渺處……

    黑威的身子一頓,凝聚在他周遭的黑氣盡數化去,然后會直跌落地面。落地前,銀色光芒緩緩托住他,包覆住他化為黑狼的靈體,一陣咒語之后……

    “去吧。”白逢朗輕喃,讓黑色靈體飄向天空,輪回起它重新來過的人生。

    朱水戀死盯著三分之二的狼王令,現下只差下方的那一塊,他們四個家族的護令任務就算完成……只是……白逢朗到底怎么解開情咒的?

    在“殷園”徹底變成廢墟之后,他們一票人全移師到元旭日的另一個住所。而半個小時前,白逢朗才完成了為時六小時的治療,將殷佑的小命給救了回來,不讓他太早下地府與父母來個相見歡。

    此刻,白逢朗像是休息夠了,深深吁出一口氣,也睜開了眼。第一眼便是見到蹲在他面前的朱水戀。

    兩人靜靜的對望著。

    另外一端,所有人圍在剛蘇醒的殷佑床邊,熱鬧的說話聲益加顯得這一方難得的靜謚。

    “嗨。”他開口道。

    “你……把情咒轉給其他比我更有資格的人身上了嗎?”好辛酸哀怨的口吻。

    “這怎么說是‘資格’呢?這種事……”

    “不管!告訴我是不是,以及那人是誰就好了!”她現在沒心情談那些有的沒有的啦。

    白逢朗輕輕一笑,搖頭道:“我沒有用這方法。別忘了它還有另一種解法。”

    “咚!”地一聲,朱水戀跌坐在地板上,臉上的血色一瞬間被抽光。不是用轉移的方法……哪就是……就是……愛上某一個野女人了!

    “那個幸運的家伙是誰?”滿口洶涌的醋汁讓她忘了什么叫風度,暗自磨牙起來。

    “呃?”

    “我的意思是:你的心被哪個絕代妖姬野女人給騙走了?”她咬牙道:“逢朗,你涉世未深,容易被勾引,要知道,現代的女人十之八九都是披了糖衣的黑山老妖怪,通常會將你吃干抹凈得尸骨無存,你千萬不要被騙。若你以為你正在戀愛,那肯定是錯覺!”

    她就知道!她就知道!白逢朗那么純善俊美的男人,若沒列管為需保護動物,早晚會被毀滅。天呀!地啊……不甘心啊!

    “是嗎?”白逢朗詫異地問。不明白她為何是這種奇怪的反應。她不相信他為她心動嗎?還是因為他拒絕過她、傷她太深,所以……?

    朱水戀急切點頭,打包票道:“對!那是一時迷惑!我保證!”

    “是不是迷惑,都該嘗試過才知道不是嗎?”

    天啊!地呀!他中蠱了!一定是。

    “OK!我陪你去約會!”順便消滅那只妖精。

    “陪……我……去?他錯愕、不信地向道。怎么?還有別人嗎?

    她扯住他衣袖。

    “別怪我硬要當電燈炮,我得評估一下那妖……那女人對你有多少真心。咱們好朋友一場,你不會拒絕我吧?”

    “那……女人?”她是不是一直都會錯意了?

    “對呀!我得掂掂她的斤兩。”然后不是讓她死,就是讓她亡,她朱水戀保證會給那女人一個痛快。

    “水戀……”他試著發言。

    朱水戀海派的拍胸脯——“別擔心,我不會對她怎樣的。”吃她的肉、啃她的骨,如此而已,不會怎樣的啦!

    白逢期輕聲而小心地問:“你……有打自己的癖好嗎?”瞧她一臉血腥的笑。

    “嘎?啥!?”腦袋當機。他說什么?她沒事干嘛自己打自己?又不是瘋了。

    他笑了出來,完全肯定她真的搞錯了。老天爺……

    “姑娘,是你的愛讓我解開情咒的呀。你以為還能有誰呢?”她對他非常的緊張,有強烈的占有欲與保護欲,那令他心口發甜,覺得快樂。

    真是個傻丫頭呀!可愛極了。

    他……他、他……他在說些什么啊?她令他解開情咒?那就是說……他也……也愛……咳!愛她嘍?真的假的?他是中邪了還是被彗星K中了?怎么突然愛上她?

    他發燒了嗎?

    “我沒發燒。”他無奈的看著探在他額上的手。

    他真的是白逢朗本人嗎?

    “如假包換。”他嘆氣的任由她對他揉臉搓手。

    她在作夢嗎?

    “曼曼——”她突然尖叫。

    季曼曼嚇了好大一跳,走過來問:“什么事?哎!你干嘛——”急忙抽回險些被朱永戀咬到的玉手。“發瘋啦!死女人。”

    “快給我咬一下,我得證明這不是在作夢!”朱水戀的笑容直咧到耳后,笑出蠢兮兮的線條。

    “讓我打你一巴掌不更快!”季曼曼很大方的表示自己樂于貢獻鍋貼的心意。

    “少來”。一腳掃向季曼曼,將她逼退得老遠。她再度跳到白逢朗面前,想開口,卻突然喪失了語言能力,只能不敢置信的看著他。只看著他,就足以度過下一個千年。

    “對不起,我傷過你的心。”他柔聲道。她總是熱情的付出,相較之下,他是多么-吝自私。

    她眼中含淚,笑容仍大大的拉出弧度,表情怪得不忍卒睹,喉中的硬塊仍哽著,讓她發不出聲音,只能用力點頭又搖頭,行為失常,相當于語無論次。

    “我是個無趣的男人,感謝你愿意愛我。”他伸手將她雙掌輕輕握住,感覺到她的顫抖。其實自己也是害羞的,但牽手的感覺,很……好,很難以形容。

    這似乎是他們第一次牽手吧?

    “水戀,我喜歡你。原諒我的遲鈍,現在才發現。而我又是個無趣內斂的人,回報你的感情也許比不上你熱情的一半,但請相信我的真心是誠意十足的。這樣的我,有資格接受你的愛嗎?”他謙卑地問。

    可以!可以!大多了!多到她內心的狂喜泡泡幾乎要撐爆了她的身體。

    “你愛我……你真的愛我?我值得嗎?”終于找回自己的聲音,她啞聲問。

    “請接受我的追求。”他笑。

    “我會比你早死,讓你傷心,你怕不怕?”她問。

    “你怎能這般肯定?也許我明天就發生意外死去——”

    她忙不迭的捂住他的嘴。

    “胡說八道!”

    白逢朗拉下她的手,并輕輕按他入懷。

    “跟我一起修道吧,延長你的壽命,讓我們求得更多廝守的時光。別急著去想死亡的問題。以現在來說,那還太遙遠。何況,我們可以約定下輩子呀。”

    “十輩子都賴定你了。”她滿足的嘆口氣。“這是你第一次抱我呢。好棒!好舒服……”

    “我可以親你嗎?”他問。

    “我……”

    “干嘛問?親下去就對了。”元旭日受不了地道。

    “白先生,你看不出來她哈很久了嗎?”曼曼也道。

    “舅,請你一定要小心你的貞操。”小金狼苦口婆心的叫道。

    “你們全部住嘴!”朱水戀大聲叫道。天曉得這些人看戲看多久了,有沒有道德呀?別人正在告白,他們湊什么熱鬧?

    “走開,走開!”她揮手。

    “不走。”一票人賴定了要看完這場好戲。

    “你們不走是吧?好,我們走!”她轉身要拉起白逢朗逃出大門,但力道沒拿捏好,竟差點使她到栽蔥幸好白逢朗抱住她。

    眾人一陣訕笑與叫好。

    朱水戀雙頰溢滿紅潮,側過面孔想安慰白逢朗別理這些瘋子,也怕他被嚇到,不料來不及開口,芳唇便被輕吻住……

    他吻了她耶……

    四周的拍手叫好聲再也入不了他們的耳。朱水戀雙手交會在他頸后,立即投入熱吻里……

    是個生澀的吻,但有很大的進步空間……

    她心滿意足的想著,更期待著。

    (完)
扑克圈app -扑克圈apk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