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百七十六 另一個開始

[ 上一章 ]  [回目錄]  [ 下一章 ]
    又一年的時間,三界完全進入了正軌,當然也涌現了不少新的教派,但這才是正常,人類的生存方式就是如此。

    王猛是放手的時候了,他要大步前進。

    但是在挑戰未知神界之前,他要好好記住這一切。

    凡間。

    王猛幼年生活的地方還在那里,只是比以前更大的宏大寬敞,這里是王家的祖宅。

    自從王猛修仙之后,王家也變得不一樣,雖然王猛的父母離開,但是家族發展卻越來越好。

    大院里,一群小朋友正在嬉鬧,幾個小孩子忽然看到了王猛,其中一個膽子很大的小男孩好奇的走了過來。

    “大哥哥,你找誰?”

    望著這個小孩子,王猛感覺到了一點稀薄的血緣。

    王猛摸摸小孩子的頭,以他神的力量,卻也無法發現父母的蹤跡,但是王猛能感覺到,他們正過著自己最喜歡的生活,并不愿意被打擾,其實從王猛的個性就能看出。

    “呵呵,我是你的遠房親戚。”王猛笑道。

    “啊,大哥哥,你是有點像,讓我想想,我好像在哪兒見過啊。”

    這時一個老頭走了出來,“你們在鬧什么,有客人來也不說一聲。”

    忽然老頭的身體僵住了,頓時老淚縱橫,“老祖宗,您來了。”

    王猛微微一笑,“大家都好吧。”

    “托您的福,都好都好。”

    小孩子們很驚訝,老太爺的威望極高,就算是仙人來了也要對他客客氣氣的,這個年輕人是誰啊?

    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本以為都在,其實已經有很多錯過了。

    王猛拿出一個小瓶子,“給孩子們吧。”

    “多謝老祖宗恩典。”

    王猛微微一笑,身形一晃消失了,那并不是什么特別強力的丹藥,因為有的時候太好的東西也不一定是好事。

    一群小孩子這才知道,這個年輕人竟然也是神仙。

    王猛的很多情況,凡間并不知道,就算說了也離他們太遙遠,只是不定時的圣堂會派弟子來照顧一下,至于凡間,是不會有人招惹跟仙人有關系的家族的。

    小千界。

    王猛來到上空,他是唯一可以自由穿梭三界的存在,這是很多人都不知道的,也不敢想象的,小千界已經大變樣了。

    星盟的成員擴大到一萬八千多個小千界,真么想到會有這么廣闊的空間,小千界才是修真界的基礎,遙遠沒有邊界,星盟正在不斷的擴展著,小千界的修行水平也是高低不一,有的很弱小,剛剛起步,有的很強大,絲毫不亞于現在星盟的最高水準,新的接觸總會引一些意外,但整體來說,星盟已經完全步入正軌。

    王猛已經卸任星盟盟主很久了,也不愿意在干涉,對他來說,三界的發展自有定數,有發展有沒落,這都是必須經歷的過程。

    現在王猛只是在了卻自己的一些心事,前往未知的世界,他希望帶走這些記憶。

    圣堂跟以前也完全不一樣了,現在的圣堂大概是以前的數十倍了,當年的通明城更是小千界第一大城,交易的中心,被譽為神之城。

    這里有著太多的神跡。

    圣堂唯一沒變的就只有王猛曾經帶過的地方了,那是圣堂的禁地,只有圣堂之主和星盟之主才可以進入。

    以前這里是趙凌萱的地方,現在屬于程橙。

    趙凌萱飛升了,這讓程橙各路的羨慕,她的修為進境很快,但飛升之路已經完全變成了另外一種模式,需要足夠的信仰才成,趙凌萱正在努力的完成,至少她也更進一步了。

    程橙也覺得趙師姐太小氣了,霸占這個地方這么久。

    跟趙凌萱不同,趙凌萱很喜歡打掃,很安靜,程橙可是閑不住,逛來逛去,比趙凌萱更喜歡自言自語。

    坐在茅屋中,程橙也在想,自己會不會在見到他,聽說大哥哥已經要進軍神界了,那是個未知的世界,從來沒人去過。

    “大哥哥真不夠意思,說好了要見人家一面的,肯定忘了!”

    程橙憤憤不平的說道。

    忽然眼前多了一個人,瞬間程橙的氣息一凜,澎湃的氣勢爆發出來,程橙以魔修的身份入主圣堂也打破了慣例和禁錮,同時也奠定了新的規矩,那就是星盟之主必須是圣堂之主,修行方式反而不重要了。

    尤其是太陰教和圣堂的關系,更不是什么問題。

    外人闖入禁地,此時的小魔女已經拿出了星盟之主的風范。

    “小丫頭,好大的威風,確實挺有盟主的派頭。”

    王猛笑道。

    程橙驚呆了,瞬間星盟之主就撲到了王猛的懷中,搞的神都有點尷尬。

    “真的長大了。”

    王真人也是哭笑不得,眼前的女孩已經不是當初那個小不點了,剛才那一下還是相當有威勢的。

    “大哥哥,你真的來了!”程橙有滿肚子的話要說,可是到了嘴邊卻又不知道說什么了。

    “怎么敢忘了和程橙的約定呢。”

    “哼,我怎么這么不相信呢!”

    程橙撅著小嘴說道,看來小魔女還是不那么好糊弄的,王真人摸了摸鼻子,好在小魔女很快就開心的忘了這個事兒。

    王猛并不會在圣堂停留太久,但也想看看圣堂的變化,程橙自告奮勇的做向導。

    沒想到有一天自己這個圣堂宗主都不認識家門了。

    圣堂的圣山沒有什么變化,王猛也沒有再去的意思,對他重要的是不是物,而是人。

    通明城多了一對年輕男女,男的英俊女的絕美,一看就是一對情侶。

    不過男的有點土,東看看西看看,好像沒見過一樣,但一旁的女修士卻緊緊的挽著對方的胳膊生怕一松手對方就消失一樣。

    “真是大太多了。”

    “那是,星盟之最幾乎都在這里,誰讓這是神之城呢。”

    程橙笑道,這里的修士感覺都比外面高一等,幾乎各大小千界的修士都要來四方小千界朝圣,而通明城自然是必到之地。

    在這里有著星盟最好的丹藥、最好的寶器、最大的拍賣行,最多的機會。

    說不定你就會在這里遇上什么奇遇。

    王猛朝著一個鍛造行走去,他記憶是在這里。

    曾經的林家鍛造行,記得是有圣堂弟子接手的。

    “真的假的,這么一把破劍敢賣一百萬靈石,你們這是坑吧,當我們外來的是傻子啊!”

    一個穿著竹子裝的修士叫嚷道在這里每天都不缺乏從一些偏遠地方遠道而來的修士。

    跨越漫長空間傳送的消耗也是相當巨額,但還是有很多人要來。

    修仙不來通明城,便是絕才也枉然。

    那把劍,以小千界的眼光算是不錯了,但是王真人卻也不懂價格看了一眼程橙程橙點點頭。

    這個價格是很貴,但相比這把劍絕對是物有所值。

    程橙管理的圣堂可比趙凌萱還狠要是犯錯了惹到小魔女手中可沒什么好下場。

    當然程橙只管大方向,不管小事兒,就是不能做有損圣堂榮耀的事兒,其他的她才懶得管。

    負責的年輕弟子是橫山堂弟子,見對方叫嚷并沒有生氣,微微一笑“圣堂出品童叟無欺,好東西只賣有緣人。”

    “一百萬靈石,還敢叫童叟無欺,大家來評評理!”

    “道友這東西真值嗎,要不你給我們展示一下它的價值,就算一百萬我也拿下了。”

    另外一個修士說道,并不是一個地方,有些小千界確實很富裕也很強大,在接觸到星盟的時候也被星盟的強大吸引了。

    星盟的強大并不能嚇退那些強大的小千界,相反,星盟成了這些強者的目標,只是他們一直想要知道的就是星盟的神到底有多強。

    對于上面存在的中千界和大千界也表示一定的懷疑,但由于最近神跡的不斷出現,這個懷疑漸漸被消除。

    畢竟圣堂表面上的一些東西并不足以征服他們,而圣堂真正的強大也不是什么人都能見到的。

    年輕的橫山弟子依然保持著笑容和耐心,不知不覺中,哪怕是普通弟子也都具有了豪門的底蘊,那就是淡定。

    “這小子是橫山堂新一代的佼佼者馬龍,今兒大概是他當值。”

    圣堂弟子講究以身作則,同時每個人都要從基層開始,這已經成了慣例,這不是累贅,反而是權力,每個圣堂弟子都以王猛為偶像,他們知道,只有從基礎開始才能成就榮耀。

    程橙說著,臉皮如此厚的王真人都不好意思了,說實在,他當初可是掙扎在貧困線上可沒考慮這么多。

    “各位朋友,林家鍛造店的武器只賣正品,價格是固定的,其他的看眼力,請放心,圣堂出品,童叟無欺,當然若是有緣者,免費奉送。”

    里面有些法器的價格雖然貴一點,但確實是好東西,而且沖著圣堂的招牌,多數人還是選擇相對正常一點的,這種有點賭的性質了。

    一百萬靈石,很多人都猶豫了,這時那把昂貴的劍忽然一聲鳴叫,飛了起來,落在了一個年輕人的面前。

    年輕人有點手足無措,顯然是跟著家族出來長見識的,看他站在一堆年輕人的后面就知道身份不高。

    馬龍一愣緊跟著露出笑容,“小兄弟怎么稱呼,有沒有興趣加入圣堂!”

    “我叫凌渡宇,這個,這個,我買不起。”

    “不要錢,送你的!”馬龍連忙擺手,周圍人都是瞠目結舌,丫的,竟然是真送啊。

    凌渡宇看看身邊的長輩,都點點頭,就小心翼翼的拿了起來,嗡~~

    長劍一串咒符散開,靈氣爆裂,所有人都傻眼了,尼瑪,這是仙劍啊。

    劍柄上還有個符號,一直騰飛的火鸞,人群中有人驚叫了,這是上一任星盟盟主趙凌萱的印記。

    靠啊這哪兒是一百萬靈石能買到的,這是無價之寶!

    馬龍自己都愣了,他也不知道這是誰的武器,以他的眼力自然是看不穿。

    王猛微微一笑,趙凌萱這丫頭也是很喜歡鬧的。

    而周圍家族看凌渡宇的眼神完全不同了,“小宇,還不快拜見師兄!”

    能得趙凌萱的認可,這可是大事件。

    王猛看著這個年輕人,資質確實不錯有成為圣體的可能性。

    “不,我是凌家傳人,不能背叛家門,這劍我不要了。”

    凌渡宇顯然很喜歡這把劍,可是卻毅然放棄周圍的長輩都急了這小兔崽子腦抽了啊。

    “小朋友,拿著吧無論你是否愿意加入圣堂這劍都送給你了。”

    程橙說道。

    馬龍看了一眼程橙,怎么有點眼熟,他這種弟子根本沒機會近距離見到程橙,但是遠遠的總是看到過的。

    “馬龍,跟這位小朋友解釋一下我們圣堂的規矩,別弄的我們像是綁架一樣。”

    馬龍一聽這口氣就知道是門內長輩,卻不知道眼前這位是誰,太年輕了。

    “弟子橫山堂馬龍,請恕弟子眼拙您是……”忽然馬龍看到了程橙衣角邊上掛著的一個玉佩。

    立馬跪倒在地,“弟子馬龍拜見宗主!”

    頓時里面的圣堂弟子全都跑了出來跪了一地。

    程橙苦笑“都給我爬起來,最討厭這一套了,你們忙你們的,大哥哥,我們走吧,趙師姐那一套我可受不來。“

    王猛笑了笑,“你現在是圣堂之主,按照你自己的風格來就好了。”

    “這可是你說的,弄不好可別怪我。”

    一群人鴉雀無聲,這對白太嚇人了。

    新一任星盟盟主可不像趙盟主那么好說話,在外人看來趙凌萱并不強勢,更像是過渡發展盟主,而這位程橙可是出身太陰教,短的時間果斷狠辣,關于她的傳說可不是一個兩個了,據說她曾經一個人把一個強橫的小千界都打趴下了。

    馬龍也嚇傻了,這年輕人是誰啊?

    敢這么跟盟主說話。

    馬龍大著膽子抬起頭,當看到王猛的時候,馬龍石化了。

    看到馬龍認出自己,王猛笑了笑,“你不錯。”

    說著和程橙飄然離去。

    馬龍完全不動了,半響之后才發現所有人都圍著他,周圍的人里三層外三層。

    “大師兄,那年輕人是誰啊,看起來很牛逼的樣子,竟然宗主都要讓三分。”

    眾人的眼神中都透著疑惑,馬龍有些癡呆,緩緩吐出了兩個字:“王猛”。

    神,降臨了。

    通明城是不能呆了,總是要告別的時候,但告別是為了聚首,程橙也長大了,王猛離開了,她那唯一的溫柔也要埋在心底,她是新一代的圣堂宗主,星盟盟主,她要把小千界治理的更好!

    中千界。

    酒鬼酒當。

    這里是鎬京,是中千界最神秘的地方,來鎬京不喝酒鬼酒等于白來,而不能在酒鬼老當喝一次酒,出門千萬別說自己是高手。

    不知不覺當中,酒鬼酒當成了高手的集中地。

    年輕人總是有沖動的,他們想要成名,想要找高手切磋,但高手難覓,而且人家不一定搭理,所以酒鬼酒當就最好了。

    高手總是在這里喝酒,那隨便拉出來一個打一頓,就成名了。

    王真人剛到門口,就看到仙女散花一般十多個人被扔了出來。

    跛子打掃了一下門口,“下次再來鬧事就沒這么便宜了。”

    這些年輕修士站了起來,絲毫沒有氣餒,反而欣喜若狂,“我靠,我被跛子打了一頓竟然沒死!”

    “奶奶的,我倒要看看小花花是不是還叫我膽小鬼!”

    一群年輕人勾肩搭背的跑了,跛子嘴角也露出一絲笑容。

    活著要有故事才是生活。

    “跛子兄,好久不見。”

    跛子一愣,才發現眼前的年輕人,有點陌生,竟然連他都毫無察覺,但是那眼睛和那笑容,跛子就知道了。

    “這樣子確實更適合你。”

    “皮相而已,可還有好酒。”

    “有酒,有好酒有最好的酒!”

    王猛并沒有太大的動靜,甚至沒有見馬甜兒他們,見了只會動他們的道心,跟跛子天瞎地聾三人喝喝酒更輕松一些,三人也是看透的人,所以更隨意。

    一頓酒了卻中千事兒,至于姜家、還是其他的什么,在王猛心中確實如過眼云煙。

    離開酒鬼酒的時候,張揚、姬瑾兒、孟凝紫、戰瓔珞、倪庸、元聚會等人正聯袂而來高談闊論,圣堂之中,他們可是風云人物,老一輩的是長堊老,新生代就是他們的輝煌時刻他們正是爭奪中千界第二次道場的熱門人選。

    迎面一個年輕人走來,眾人并沒有在意現在的生活跟以前完全不一樣孟凝紫比以前更成熟淡定了,當錯身而過的時候,孟凝紫的身體忽然僵住了。

    猛然回頭,卻發現那個人已經不見了。

    “凝紫,你怎么了?”

    “凝紫姐姐在看帥哥嗎,剛才那家伙長的不錯哦。”姬瑾兒調侃道。

    但是孟凝紫卻四下張望許久才失望的回過頭。

    來到酒鬼酒當,孟凝紫的第一句話就是,“他來過?”

    跛子點點頭,眾人一愣緊跟著一陣尖叫,孟凝紫呆呆的望著遠方戰瓔珞也有點懊悔,因為至少那一刻,孟凝紫感覺到了,她卻沒有。

    “凝紫,王猛有東西留給你。”

    孟凝紫一愣,她以為王猛已經把她忘了,結果小盒子,周圍人的眼睛都是直直的,但是孟凝紫卻絲毫沒有打開的意思。

    這是一個很普通的盒子,但是孟凝紫一輩子都沒有打開過,沒人明白她為什么會這樣。

    大千界。

    對于這個地方,王猛是既陌生又熟悉,懷念又久遠,很多記憶是來自于莫山,畢竟從小的時候就一直期待有一天能來到這里,但這里的生活卻沒法跟圣堂相比,那是深入骨髓里的。

    隨著王猛成神,大千界其實更是個弱肉強食的地方,圣堂規則就是大千界的規則,胡靜和張小江的實力又是圣堂最強的,絲毫不成問題。

    花劍雨的存在也起了一定的作用,圣堂精神不是毀滅,但是無論是王猛還是明人都太恐怖了點,把很多修士嚇壞了,想想曾經對圣堂的圍剿,他們很擔心以圣堂目前的實力會把大千界蕩平,而花劍雨是了解王猛和圣堂的,這也是他一開始讓華青平做出決定的原因,現在是收獲的時候了。

    華青平作為傳統大千界實力中第一向圣堂示好,也引起了連鎖反應,為圣堂后面的穩定發展打下基礎。

    圣堂是兼容的各種力量的,漸漸的更多的修士涌入圣堂,當然在大千界的挑戰更多,圣堂的發展相對中千界和小千界比較緩慢,胡靜他們還需要更多的學習和等待。

    大千界最后一程,唯一送行的人是胡靜。

    這大概是這個世界上最理解的他的人了。

    沒人知道兩人說了什么,做了什么,最終王猛無牽無掛的離開了,因為他相信一切交給胡靜是沒問題的。

    兄弟們都過的很好,將來必然會有各種各樣的挑戰,但這才是生命的精彩。

    最后一件事兒,也是王猛最后的心愿。

    他一生的對手和朋友。

    輪回的時間到了。

    明人,你的選擇是什么?

    王猛相信,他能做到的,明人也一定能!

    凡間,偏遠的鄉村。

    一個很普普通的家庭傳來了巨大的歡笑聲,屋子很小很簡陋,但卻很溫馨,對這樣普通的家庭來說還有什么比兒子出生更幸福的事兒呢。

    “他爹,這孩子為什么沒長頭發。”

    “小孩子啊,長大了就會有的。”

    “我們的孩子好俊秀,將來一定會成大人物!”

    “那是,我釋二狗的兒子必成大器,算命先生說過的,我們家要出神人的!”

    夫婦二人圍著小孩子開心的不得了。

    “我去把親戚朋友都叫來,要好好慶祝一下,啊!”

    “怎么了?”

    神啊,屋子外面,所有的鮮花都盛開了,院子內只有一棵快要枯死的菩提樹,竟然也發出了綠芽。

    王猛充當了一把算命先生,看了看明人這一世的運道,算完了之后,禁不住搖搖頭,只能說明人就是明人!

    屋子內,小寶寶伸出手,靜靜的指了指虛空,正是王猛的所在。

    小寶寶很淡定,緩緩的坐了起來,手放在胸口,望著王猛,露出一絲淡淡的笑容,這是他人生的第一句話,也必將成為永恒的傳說:“天上天下,唯我獨尊!”

    王猛也笑了,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明人不會走他的路,一定會創造一條新的成神之路。

    這就是明人。

    “來吧,兄弟,我在神界等你,下次,一定要分個高下!”
扑克圈app -扑克圈apk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