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囈人,賣夢為生(后記)

[ 上一章 ]  [回目錄]  [ 下一章 ]
    貝殼記

    少年時,曾經有個男孩這樣向我描述他對一個年長女子的愛:“我愛她衣衫上的每個皺褶,以及走路時裙裾摩挲小腿的聲音。”至今我仍記得他顫抖的聲音以及脈脈含情的眼睛。我多么羨慕哪個女人,不管一路走來多么坎坷,被少年這樣愛著,一生也不枉費了。

    男孩喜歡一個橙色頭發的女人唱的歌,其中最鐘愛的一張唱片,名字叫做《火山女神的祭童(BoysForPele)》。

    投梭記

    癡情的女人是天下最美麗的動物,僅僅因為這個理由,我也無法厭棄自己。

    我愿意守著那堆破破爛爛的火焰,直到面容枯槁,最后作為一個陪葬的紙人投入墳墓,哪怕最后真的應了誰的預言,我的一生是個悲劇。

    磨鏡記

    我只愛男子,無法愛上女子。可是最艱難的時刻,陪伴在我身邊的,永遠都是女子,而我卻不曾善待她們。

    他們總是腳步悄悄的離開。我渾然不知,直到某個早晨驚醒,只看到空空如也的鏡子,來到陽光下,地上再也沒有影子為我指路。

    紙鳶記

    這是一個有關毀滅的故事。信仰的毀滅,生命的隕落。

    許多人都在皈依宗教之間往復、掙扎。在教堂觀禮的時候,我的確曾幻想自己從高處的受洗臺縱身跳下去。這一充滿褻瀆意味的念頭使我感到瞬間的快意。

    惡的產生,是因為我們不能相信。所有歹念也許都源于自衛。西北方的天空中究竟有沒有天使?每天都有一些孩子在滿懷期待仰望天空的時候,被雨水淋濕了眼睛。等到眼窩里的淚水干涸,他們也就長大成人了。

    種玉記

    我太念舊了,什么都不舍得丟棄,所以要讓恩怨、虧欠,經由血管,從母親傳入嬰孩的身體里。

    夏夜里的螢火蟲照不亮盲女的眼睛,可男孩已經背負著他的使命上路了。

    香貓記

    咖啡豆猶如圓潤的珍珠一般蘊藏在貓腹中。它的身體伴隨著呼吸一起一伏,美妙得好像一臺隆隆運轉的機器。

    第一次聽說這種從貓的糞便中分離出來的昂貴咖啡豆的時候,我仿佛就一眼看到了幾百年前那只香貓的宿命,看到那個舉刀戰栗的年輕男子。

    一定有過這樣的故事。每一種寶物要浮現出來,都需要經歷幾番流血和殺戮。

    焚舟記

    小時候,聽了很多《圣經》里的故事。后來記得最清楚的,是諾亞方舟。整個世界都是一片汪洋,只有一枝小船,載著成雙的動物迎浪前行。

    后來,這里成了一片新天新地,人們有都忘記了此前的事。
扑克圈app -扑克圈apk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