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3章 團結一切可以團結的力量

[ 上一章 ]  [回目錄]  [ 下一章 ]
    一桌九人,司機,秘書等,都算是各位領導親信心腹,只要不是溝通最機密的大事,倒也無需避諱。

    不一會,便滿滿上了一桌菜,劉偉鴻吩咐上了點啤酒。這是午餐,下午還要上班,高度白酒就不喝了。區里的兩位主要領導,喝得醉醺醺的去辦公室,形象不好。

    幾名秘書便搶著給領導斟酒。

    司機則帶著微笑,坐在那里不動。

    這也是有規矩的。

    秘書和司機,都是領導最信任的人,但也略有等級之分,一般來說,秘書算得半個領導,前程也遠比司機遠大。只要領導不出問題,秘書自己不出問題,跟個幾年,一放出去,怎么的也是個領導干部了。嚴格來說,在座的三位區領導,全都有秘書經歷。劉偉鴻做過林慶縣委辦公室副主任,本質上也是朱建國的秘書,魏鳳友是郝之旭的秘書,蔣永民也曾經給某位領導做過秘書。如今都是正兒八經的大領導了。

    所以搶著給領導端茶倒酒,是秘書的份內工作,司機卻不能隨便僭越,不然就得罪人了。

    一些司機和領導秘書關系處得特別好的,甚至于等秘書成為領導之后,又再為昔日的秘書開車。但這種情形,終歸是少數。掂量不清楚自身分量的司機,也大有人在。

    劉偉鴻端起酒杯,對魏鳳友和蔣永民說道:“區長,永民同志,我敬兩位一杯,這幾個月,大家對我的工作都很支持,感謝!”

    魏鳳友和蔣永民連忙舉起杯子,謙遜了幾句,大家輕輕一碰,滿飲杯干。

    “來來,大家吃菜,京華的鹽水鴨,真是一絕。”

    劉偉鴻沒有急著談工作,舉起筷子,笑著招呼道。

    魏鳳友笑道:“是啊,這個店子是老字號,做的本地風味菜最正宗,我以前剛到寧陽工作的時候,就經常過來解解饞。”

    說著,夾起一塊鴨肉放進嘴里,仔細辨味,又連連點頭,料必是夸獎這店里大廚的手藝,依舊那么正宗地道。

    劉偉鴻平日和大家相處,沒有什么架子,午餐的氣氛較為輕松,秘書和司機們也比較放得開。整個午餐期間,劉偉鴻都不曾談到工作,只是聊一些寧陽的風土人情和天南地北的見聞。一把手不提,魏鳳友和蔣永民自也不會主動提起。這個談話的主動權,是應該交到書記手里的,不要沖到前邊去。

    一餐飯吃得大家都心情愉悅。

    吃完飯,不待店家前來收拾,秘書們便搶著給領導泡了茶水,劉偉鴻魏鳳友和蔣永民坐到了一旁的木制沙發之上。

    這是小店最豪華的一個包廂,倒也像模像樣,還為客人留了休息處。

    接下來,秘書們都清楚,領導肯定要談正經事了。今天上午的書記辦公會議,高尚和魏鳳友的秘書都參加了的,只有蔣永民的秘書沒有參加,卻也能想得到。當下秘書和司機出了包廂,將房門輕輕合上,在外邊的大廳里坐著聊天說話,耳朵卻豎了起來,隨時準備聽候領導的召喚。

    給領導做貼身工作人員,也挺不容易的。

    包廂內的氣氛,依舊比較輕松,劉偉鴻不想搞得太緊張,希望能夠心平氣和地說服魏鳳友,和他一起來搞好這兩個試點工作。黨委和政府能夠齊心協力,那是最好的,可以將工作效率成倍提高。

    “區長,永民同志,咱們談談教改和醫改的工作吧。有什么不同的意見,大家開誠布公來談。”

    劉偉鴻端著茶杯,喝了一口熱茶,微笑說道。

    魏鳳友點了點頭,說道:“書記,我的意見,其實剛才在會議上也談到了一些。教改和醫改工作,確實是大事,涉及到全體群眾的切身利益。真能夠按照教委和立松同志的方案,全部落實下去,那當然是大好事,寧陽的群眾,都會歡迎的。”

    蔣永民便連連點頭,表示贊同魏鳳友的話語。

    “我主要是考慮資金方面的問題。呵呵,書記,這個錢袋子不好管啊……按照小董的方案,實行九年制義務教育,學雜費全免,全部由財政承擔,他們剛才也算了個賬,單這一項,財政每年就要增加七百多萬的預算。還有學校改造,教師隊伍素質提升,也都要花錢,往少里算,至少還要增加五百萬以上,這就一千多萬了。立松同志那個醫改方案,全民醫保,群眾交一點醫保金,大頭還得政府出。按照現在的物價,每年也得增加一千二三百萬的預算,兩項相加,就是兩千六百萬以上。書記,我們寧陽的底子,你也是知道的,全年財政收入,也就五六千萬的樣子,這么多干部和教師要養活,能夠做到收支平衡,就很不錯了。每到年底,我都愁得不得了,到處都伸手要錢,別人是歡歡喜喜過大年,我是愁眉苦臉忙躲債……這一下子,每年增加兩千多萬的預算,實話說,我真是很擔心,弄不到錢啊……”

    說到這里,魏鳳友輕輕嘆了口氣,雙眉微微蹙了起來。

    蔣永民又連連點頭,深有同感。

    這個情況,劉偉鴻知道是事實,他也曾主政過地方,地方政府財政緊張,手頭拮據的情形,他親自經歷過的。去年開始實行分稅制,很多縣區級基層政府財政收入銳減,就更是雪上加霜。

    經過這半年時間的接觸了解,劉偉鴻對魏鳳友算是有了一個比較全面的了解。魏鳳友不是那種清廉如水的官員,基本可以歸為老官油子之類。逢年過節,下面干部送的禮金禮品什么的,他不會拒絕。其實這些所謂禮金禮品,也是有明目的。下面的直屬部門和街道辦事處,就是以前的鄉鎮,年底分配獎金的時候,各個主要單位,是肯定要為主要領導造冊一份的。各個街道辦事處都有許多福利好的單位,每個單位都為領導發一份獎金,加上區里直屬部門的那份獎金,匯總起來,那就不少了。

    不獨寧陽如此,幾乎全國各地都這樣。

    但除此之外,魏鳳友不索賄,尤其是不向商人要錢。

    這一點,應該是魏鳳友的底線。年底的獎金,很多干部心理上都能接受,算是灰色收入吧。但直接向商人向企業要錢,通過手里把持的權力,來換取好處,卻是黑色收入,見光死的。風險很大。

    撇開這個方面不談,魏鳳友算得比較有能力的,工作上也還勤政,他主政寧陽多年,寧陽雖然沒有出現飛躍發展,起碼也跟上了全市的平均速度,沒有拖后腿。

    這也是劉偉鴻一直都在努力團結魏鳳友的主要原因。

    劉偉鴻很清楚,要求身邊的官員都清如水明如鏡,那只是一種美麗的夢想而已,一點都不現實。真要是那樣要求,到最后必定要弄得自己成為孤家寡人,被所有同僚齊心排斥。

    不管是哪種制度,人性的貪婪總是難以根除。

    有能力,相對守規矩的干部,俱皆是劉偉鴻要團結和爭取的對象。

    聽了魏鳳友的抱怨,劉偉鴻笑著說道:“所以要嚴格控制編制,努力發展經濟。”

    魏鳳友和蔣永民對視了一眼,嘴角都泛起一絲苦笑。

    劉書記這話,后面一半很有道理,前面那句,就是站著說話不腰疼了。合著你不是本地干部,沒有親戚朋友三姑六婆需要關照,而且你是世家子弟,老劉家位高權重,聲威赫赫,你們的親戚子弟都無需在寧陽“混飯吃”,故此你就說這樣的話。

    嚴格控制編制,說起來容易,做起來何其艱難?

    普通底層的家族,能出一個類似魏鳳友或者蔣永民這樣的官員,那是何等的榮耀?簡直是祖宗有靈,墳頭冒青煙。不知多少親朋戚友往跟前湊,等著被關照。還有那些下屬的親信干部,也有一大堆親朋戚友等著關照,求到面前,難道真能板下臉來,半分面子都不給?

    如果這樣的話,誰還跟著你“混”?

    所謂“朋黨”,所謂“關系網”,不就是如此而來的嗎?

    劉偉鴻自然知道他們在想些什么,也明白這是國內官場的痼疾和通病。但有些步能讓,有些步不能讓,當下微笑說道:“區長,永民,編制一定要從嚴控制。大道理咱們不說,但現實就是這樣。我們寧陽現在還不富裕,養不起太多的閑人。每到年底,你魏區長為了干部教師的工資獎金,焦頭爛額,有些人,真值得你為他們那么付出嗎?他們到底做了些什么事?跟我們又有多大的關系?一天到晚混日子,卻要我們為他們勞神費力,沒這個道理。干部隊伍越臃腫,效率越低下,人浮于事,推諉塞責,整日無所事事,蠅營狗茍,機構龐大,指揮不靈。最終卻需要我們去承擔所有的責任和后果,這不合理。對于機構編制,我的態度一貫都是很明確的,不該有的機構,就不建立,不該有的編制,堅決不批。堵住了這個口子,就堵住了貪污腐化的源頭。”

    劉偉鴻不但是這么說的,也是這么做的。

    自他出任寧陽區委書記六個月,迄今為止,只批準增加了一個農副產品供銷公司,而人員,僅僅增加了向耘這個總經理,農副產品供銷公司的其他工作人員,都在各單位調,不增加編制。
扑克圈app -扑克圈apk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