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百二十五 幸福

[ 上一章 ]  [回目錄]  [ 下一章 ]
    現在的蝶千索在安多薩爾的眼中就是甕中之鱉,光靠能力竄來竄去,對他構不成任何威脅.

    又是兩次準確無誤的攻擊,只要空間稍有波動,安多薩爾的劍氣立刻殺到,這種超強的能力在安多薩爾的恐怖靈力面前顯得捉襟見肘。

    擋住一次兇猛的攻擊,蝶千索露出身形,顯然他不準備閃避了,其實一直以來,他都不愿意使用那種力量,可是在這個時候只能用了。

    蝶千索的靈力劇烈的波動,生死劫運轉起來,一股無法控制的力量澎湃而出,在接受了阿舞蝶的全部力量,蝶千索自身的力量也發生了改變,生死劫的虛實循環出現了一個一變,虛的一方被阿舞蝶的妖力所填補,蝶千索的光芒靈力則充斥到實的一方,中間形成生死橋。

    這個異變恐怕連不死不滅王都沒有料到,從沒有人可以把靈力和妖力運用到這種地步,當初阿舞蝶把力量傳輸給蝶千索,只是想蝶千索可以吸收一部分,畢竟外來的力量不可能全部被轉化,能轉化多少就看蝶千索的造化了,純粹的最高品質的精神妖力,也只有阿舞蝶能做到,即便是神一樣的阿方索也沒辦法把自己的妖力傳承下去,可是精神系的妖魔卻可以,而阿舞蝶更是到達一個巔峰。

    她把巔峰的力量毫不保留的給了蝶千索,這是典型的損己利人最逆天的方式,以前沒人做,以后恐怕也不會在有這樣的事情了。

    而蝶千索更是可怕,這些力量他不是吸收,而是通過生死劫完全轉化為自己的一部分,生死劫超強的變化能力在這個時候起了關鍵姓的作用。

    這不是一加一等于二,而是獲得了完全大于二的力量。

    奕局之境展開,有如此強大的力量支持,一切都在蝶千索的感知中,這一刻他能感覺到霍克托爾的力量,還有那龐大的妖魔王軍團,那濃重的妖力確實是難以置信的強,而完全把自己籠罩在鎧甲中的霍克托爾,似乎更強,只是被那奇怪的鎧甲給壓抑住了,鎧甲中還帶著類似封印的陣法。

    安多薩爾的震驚難以形容,因為這一刻他感受到了濃重的光芒神族的力量,那是比他還要優秀,還要純粹的靈力,而這強大的力量只是一部分。

    轟隆隆……電閃雷鳴,蝶千索的生死劫形成了一個巨大的力量漩渦,一個無形的立場正在擴散,不但自然之力,所有的力量,人類的靈力,妖魔王的妖力,自然界的生命力都在被生死劫席卷。

    這種壓迫力迫使著實力較弱的人類不斷后退,而妖魔們則肆無忌憚的提供著妖力,如此眾多的妖魔王顯然并不怕這樣的力量損失,安多薩爾的眼神也變得更加凜冽,……這該死的家伙竟然真的在使用光翼術!

    而且是帶有特殊屬姓的光翼!

    蝶千索對于自己是光芒神族并不自傲,他寧可是一個普通的人類,但這時想要戰勝安多薩爾不用真正的力量是不夠的。

    噌……一對翅膀光芒萬張的翅膀展開,只不過并不是純粹的亮銀色光翼,而是透著一種紫色的絢麗光翼。

    那星星點點的紫色能量,讓蝶千索透著一種妖異的強大。

    第二對翅膀幾乎和第一對同時形成,安多薩爾的眼神開始不怎么地道了,因為第三對光翼也在展開!

    轟隆隆隆……天空和大地之間的力量,被蝶千索和安多薩爾瓜分出涇渭分明的陣營。

    這時安多薩爾的力量已經完全不占優勢了,安多薩爾想象不出除了祭祀還有什么辦法能讓蝶千索的力量如此暴漲,那種祭祀只有光芒神族的力量才可以啊,已經墮落的那個人是不可能找到這么多的光芒神族。

    安多薩爾想不通,但是他想不通的事兒太多了。

    “咄!”

    蝶千索的拿手的真言咒再次使出,可是以現在自在天之力使出真言咒,當真是警世真言,一生巨型如同雷鳴,天空和大地都要與這種神威相呼應。

    駭浪步,不在是單純的為閃避和變換節奏而準備,蝶千索沒踏出一步,天空都要為之顫抖,這暗合天道的力量,以奕局之境為控制,天地都在他的控制之中,只是一步就逼得安多薩爾不得不后退。

    只是安多薩爾如何會容忍這樣的結果,光芒神劍全力殺出,縱橫無匹的劍氣如同銀河一樣燦爛,璀璨中,萬道劍光化成一道,一道仿佛要斬開天空的劍氣轟響蝶千索。

    面對這樣的攻擊,蝶千索沒有閃避,只是伸出右手迎了上去。

    波……劇烈的能量震蕩炸開,蝶千索的身體猛烈一震,可是如同銀鏈一樣的無匹劍氣竟然被蝶千索空手接住了。

    同樣是六翼狀態,蝶千索展現出來的力量層次顯然要比安多薩爾高!

    這是明顯的。

    這也正是讓安多薩爾瘋狂的地方,他才是光芒神族的傳人,他才擁有最高貴的血統,他無論如何不能接受這樣的結果!

    “去死吧!”怒吼中,安多薩爾的靈力源源不斷的注入神劍當中,竟然空手接他的攻擊,他要把蝶千索劈成兩半!

    澎湃的力量兇猛的注入其中,可是卻沒有達到預想中的效果,蝶千索的光翼似乎找到了頻率,那種力量源自于噬靈的屬姓。

    噌……巨型的光芒神教完全消失在蝶千索的手中,只是讓光翼變的更加的璀璨而已,有了光翼的儲存功能,蝶千索的噬靈同樣可以發揮到極致。

    所有的戰士都驚呆了,這樣的攻擊竟然被化為了烏有。

    驚濤拳!

    簡單的一拳轟出,剎那天地變色,就算孔雀大明王再次,那一拳也不過如此了。

    安多薩爾沒有多,鼓足了力量一劍轟了出去,他就不信自己會比蝶千索差!

    轟隆隆隆……這一拳毫不客氣的摧毀了安多薩爾的驕傲和抵抗,集散了劍氣同時把安多薩爾轟出數十米,半空中的安多薩爾一聲狂吼硬生生煞住退勢。

    吼吼吼……憤怒沖著安多薩爾,他的勝利,他的希望就在眼前,怎么可能被一個名不見轉的小子阻擋,高貴的他,不會失敗的!

    力量震蕩,安多薩爾翅膀震動,猛然竄向空中,直沖云霄,半空中停止下來,身體猛烈的旋轉,近乎瘋狂的席卷力量!

    當力量到達一個臨界點的時候,如同流星一樣從空中居高臨下殺向蝶千索,自然之力形成一雙大手猛烈的壓迫著地面,猛烈的狂風卷起,似乎要撕裂戰士們的鎧甲。

    在戰士們的眼中,這就是神戰,他們只能仰望。

    這一劍的威力更超上一劍。

    可是蝶千索卻并沒有贊賞,甚至有一點嘆息,安多薩爾確實獲得了力量,這點跟他一樣,可惜,境界卻沒有跟上,這種攻擊的威力確實巨大,可是在境界控制上,別說和夜摩天相比,連修斯都不如啊。

    可是颶風中的安多薩爾卻露出詭異的笑容,他怎么會不知道蝶千索的想法,但蝶千索又如何,他也不是那個人!

    所以也不是無敵的。

    驀然領域展開!

    單純的力量提升是無法獲得領域這種需要境界配合的頂級力量,但安多薩爾可是擁有至高神的力量項鏈!

    借由力量項鏈催化出來的領域就是——重力!

    瞬間蝶千索身邊的空間變得無比沉重,放佛身上每個部位都背上了大山,恐怖的禁錮,光是這種壓迫力都似乎要把人壓迫成碎片,何況即將殺來的安多薩爾。

    這一擊,他要干掉對方!

    蝶千索的準備似乎很不充足,看起來確實不充足,這一劍來的快,領域的力量可是突然,這是其他人根本不了解的力量,也無法想象的力量,從空中的蝶千索到地面都被重力領域所控制,連蝶千索的光翼都被壓的收攏起來。

    而這時如何抵擋致命的攻擊?

    空間移動?

    沒用,來不及了,安多薩爾的重力領域已經率先施展出來,先別說蝶千索的空間移動算不算是領域,就算是,也要領域對沖,而空間移動的級別不見得比重力領域高到哪兒。

    關鍵是,沒有時間了,安多薩爾的攻擊已經殺到!

    驀然……時間……停止了!

    安多薩爾目光中的笑意還是那么栩栩如生,世界一下子寂靜下來,什么都停止了。

    這就是蝶千索的領域——時間領域。

    他確實激發了身上的能力,但并不是空間,空間跳躍只是時空鎧甲賜予的能力,他激發出來的領域,是時間,是時空鎧甲隱藏的最強力量。

    在靜止的時間中,只有時間的主人才能移動,……或許也有一點特例吧,不死戰將霍克托爾竟然還能動彈!

    只是即便是神秘莫測的不死戰將也只能像慢鏡頭一樣緩緩的移動,這是霍克托爾在向蝶千索致敬,因為他在蝶千索身上看到了僅次于不死不滅王的未來。

    只有秩序領域才能讓霍克托爾這樣的存在真正臣服!

    不死不滅王阿方索掌握的是因果主宰,而蝶千索則是時間,這是存在和不存在的恐怖的兩種力量。

    因果是主宰,時間也是主宰,沒有存在能逃避主宰,也沒有存在能逃避時間。

    時間停止,只是秩序的一種而已,當蝶千索徹底掌握了時間的一切屬姓,他將走向阿方索曾經走過的路,是成神,還是……但這條路依然很漫長,也許有了阿方索的經驗,蝶千索會做出一種突破。

    時間繼續。

    安多薩爾茫然的懸浮空中,茫然的看著自己手中的劍,剛剛……發生了什么,自己明明沖下來了,可是什么都沒了,自己的力量呢,攻擊呢???

    摸了摸脖子上的至高神的力量項鏈,沒錯啊,不可能失效啊,怎么會這樣!

    轟……安多薩爾光芒神劍一指,重力領域再度鎖向蝶千索,可是領域如同風一樣的飄過。

    ……竟然沒有用處!!!

    瞬間安多薩爾臉上的血色退的一干二凈,慘白,身體似乎不受控制的搖晃,似乎是遭受了無法想象的重擊,可是蝶千索并沒有出手。

    安多薩爾的手顫顫巍巍的指向蝶千索,“你……你,艸控的是時間。”

    蝶千索的目光中是憐憫,在他看來安多薩爾確實很可憐,一個沉迷于自己瘋狂野心的可憐人。

    “哈哈,哈哈哈,老天你是何其不公,不公,不公啊,竟然把這樣的力量賦予這么愚蠢的人,你瞎了嗎!”

    安多薩爾似乎不信邪的把瘋狂實戰領域的重壓,地面瘋狂的炸裂,被卷入的神教戰士瞬間就變成了肉泥,甚至被卷入的妖魔王都無法抵抗這樣的力量。

    安多薩爾近乎瘋狂了,他受不了這種刺激,換成一般人,也許不會恐懼,因為他們并不清楚這其中的差別,可是身為光芒神族傳人的安多薩爾太清楚了,太明白了,當年就是因為那個人的因果主宰,光芒神族一壓就是千年,而現在,那個人終于不再了,可是卻又出了個蝶千索!

    蝶千索不能任由安多薩爾這么瘋狂下去,戰斗結束了。

    驀然金光閃爍,蝶千索的身上出現了金色的鎧甲,然后璀璨的王冠,金色的盾牌,刻著無數花紋的長劍。

    時空鎧甲,權力王冠,絕望神盾,……長身劍!

    當這四件至高神的神器出現的時候,安多薩爾覺得自己像個乞丐,王冠發出了璀璨的光芒,至高神的力量項鏈掙脫安多薩爾飛向了蝶千索,其實現在的蝶千索并不需要這個力量。

    而安多薩爾卻失去了重力領域,他的領域是需要神器才能啟動的,可是阿方索卻是直接把神器的力量抽出來注入蝶千索的體內,而且選擇了時空鎧甲,因為其他的要么是力量,要么是能力,只有時空鎧甲才是秩序。

    只有秩序才是一切。

    安多薩爾并不是現在才輸,是從起點就注定的。

    這依然是因果。

    長生劍驀然飛出,劍光閃爍,安多薩爾的光翼被斬下,失去力量的支持的安多薩爾從天墜落。

    轟……結束了,安多薩爾靜靜的躺在地上。

    蝶千索緩緩落地,蝶千索并沒有殺安多薩爾,因為奧德里奇來了……

    “留他一條命吧。”奧德里奇說道,只有他,會在這種時候出現,這是他欠安多薩爾的,現在的安多薩爾已經失去了一切,至少讓他活著。

    安多薩爾慢慢站了起來,臉上露出了慘笑,“好,最后,我身邊竟然只有你,哈哈,哈哈,我安多薩爾這輩子總算還有個朋友,蝶千索,你贏了!”

    說著舉劍朝脖子摸了過去,率領光芒神族崛起,讓大梵天神教名震大陸,這樣的安多薩爾怎會茍活,就算做不成英雄,他也絕對不是爛泥!

    蝶千索嘆了口氣,弒神指點出,奧德里奇的出手太慢了,弒神指確實阻止了安多薩爾,可是卻沒想到一旁竄出來一個人影,毫不猶豫的一刀插入安多薩爾的心臟。

    安多薩爾無法想象會是這樣的結果,……竟然是加西亞!

    “安多薩爾,你這卑鄙之徒,我一直隱藏在你身邊就是為了這一天,替天行道,你去死吧!”

    噌……“偉大的蝶千索大人,您終于擊敗這個惡魔了,我們都在等這樣的一天!”

    胖子連忙跪倒在地,諂媚的說道。

    安多薩爾怎么都算是個梟雄,算是一個對手,可是這家伙是算什么,饒是蝶千索也動怒了。

    忽然霍克托爾向前一步,“殿下,把他交給我吧,我想跟我們在一起,他會過的很舒服。”

    胖子如同觸電一樣的彈起,“不,不要,我不要!”

    并不是誰都吃他這一套馬屁的。

    而跟一群妖魔王在一起,享受著它們賜予的生活,想來加西亞的下半輩子不會比地獄好多少。

    安多薩爾在苦笑中閉上了眼睛,……這也是因果嗎?!

    一切都結束了,當教皇被主教刺死的那一刻,騎士們頹然的放下了手中的武器。

    差點波及人間界的大戰,也就此化成一個句號。

    決定婆羅局面的一戰,以卡拉比的勝利而告終,這一戰卡拉比所展現出來的力量,讓整個人間界都為之震撼,這也讓本來有點異心的明王們也徹底安靜下來,而沒了枯血的支持,更沒人敢逆暴君的虎威,傳說孔雀王和暴君在暗因城有過一次會面,甚至交手,然后孔雀王就放棄了進攻婆羅的計劃。

    盡管事實不是那樣,可是誰又知道的呢?

    擁有人間界第一無敵戰力,加上無人能敵的暴君蝶千索,誰還敢請啟戰端?

    大梵天神教并沒有因為安多薩爾的死而崩潰,圣女吉祥天接受了教務,解散了光明騎士團,大梵天神教只是純粹的信仰至高神的宗教,她的存在是為人們提供庇護之所,為有難的人們提供不住,而不是爭霸天下。

    修羅族,乾闥婆族,天族,緊那羅族,迦樓羅族,龍族,甚至夜叉族都一直贊成蝶千索成為第一代的婆羅帝王,至于摩呼羅迦,這個戰敗的部族,有什么態度已經不重要了。

    可是蝶千索卻拒絕了這個幾乎是天大的權力,而是組建了人類第一個議會,吸納八部眾,以及各部族對一些糾紛和大事統一討論,而不是通過武力,也許這一制度還不完善,可是這卻是人類進步的一大步,蝶千索也成為第一任議長。

    議會成立的第二年,達達霍率領降三世明王加入議會,這也為冥人加入議會開創了先例。

    這時卡拉比和暗因城已經成為人間界的經濟中心,蝶千索,達達霍,奧德里奇三個深受達爾文.波特影響的年輕人,要創造一個新的秩序!

    后世無數的史學家研究,蝶千索這個暴君的綽號實在太不貼切了,因為他的一切行動都是開拓了史無前例的明煮,在權力和力量面前并沒有迷失,可是為什么會叫他暴君呢?

    太奇怪了,也許是美女的力量讓暴君的心變軟了吧。

    卡拉比建立了人間界第一學院,課程設計到從武學到生活的各個方面,里面的老師也都是大陸頂級的人物,暴君更是自任第一屆校長,光是第一批的老師就包括了不死劍蒂娜,夜叉王夜戰天,亞德里恩等等,各層面各年紀的精英,當然也只有蝶千索才有這樣的號召力。

    五年之后,蝶月學院已經成為大陸名副其實的第一學院,無數學生慕名而來,這里的一百零八老師,隨便跳出一個都是撼動大陸的主兒,同時作為大梵天神教主神殿的所在地,卡拉比也成了無數信徒的圣地。

    蝶千索和月兒的第二個兒子也降生了,這個小家伙將接受圣女殿下的親自祝福,只是這個孩子并不是跟蝶千索姓,而是過繼給了米歇爾家族,這也是月兒的心愿,善良的月兒并沒有怪她的父親。

    同時待產的還有蘇真,暴君既然大陸上施行依舊的制度都能改變,何況這點陳規陋習呢?

    最開心的是小柔,又多了一個和她一樣不太會說話的小寶寶。

    這個小生命的降生,可是給蝶月堡帶來了快樂和繁忙,安諦妮,愛莎,碧寒霜,艾米艾蜜姐妹,都忙的不亦樂乎,連大肚翩翩的蘇真都忍不住逗逗小寶寶,月兒的臉上更是充滿了幸福的笑容。

    蝶千索更是樂的嘴都合不攏,其實還是他最聰明,當帝王又累又麻煩,哪兒有現在開心舒服,享受著帝王的權力,卻不用承擔帝王的壓力,阿索同學經常為此得意,不然哪兒有時間陪美女們啊。

    “喂,不要一個人傻笑,去看看無雙公主吧,人家拒絕了夜戰天的求婚,又來蝶月學院做客座老師,那心意連傻子都看的出來!”

    “這個……”蝶千索撓撓頭,這事兒真是……說不清啊。

    “快去,別在這兒煩我們!”月兒嬌嗔道。

    女人有了寶寶之后,男人確實得靠后站了,幸好吉祥天給了蝶千索一個關心的微笑,這讓某人好過了一點。

    他和吉祥天的故事,也被大陸傳的不能再傳了,可一個是大梵天神教的圣女,一個是議長蝶千索,誰能說什么?

    走出房間的蝶千索心情大好,把錦繡無雙收進來,就更加圓滿了。

    看來暴君也是男人,也是俗人。

    四大家每年都會來蝶月堡巡演,當然少不得傳出一些風流韻事,所以后世也常認為蝶千索不應該成為暴君,而應該成為風流議長!

    明顯愛美人勝過江山啊。

    而此時給蝶千索起了暴君這個綽號的無雙公主正在等待蝶千索的到來,無雙公主覺得幸福是自己爭取的,該主動的時候,女孩子也要放下矜持!

    蝶千索沒有興趣把至高神套裝組合起來,因為他對神的力量并不感興趣,阿方索對他的影響同樣深遠,神哪兒比人類快樂!

    抱著小寶寶的小柔手上發出一道光芒注入小寶寶的體內,這是她的爺爺森林之王留給她的,這個戒指有個好聽的名字叫做……祝福。

    〖全書完〗
扑克圈app -扑克圈apk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