垃圾箱 四百零三 大結局

[ 上一章 ]  [回目錄]  [ 下一章 ]
    強大的力量從空中降下,而整個金字塔就像是能量轉換儀,能源源源不斷的注入水晶棺之中,而與此同時,月球表面基地正是異常的忙碌,空中的太陽能帆板由于超負荷運轉已經開始崩潰,但是能力的積蓄已經差不多了.

    空間能量轉移是人類還無法涉及的一個領域,但是這并不代表,人類制造出來的東西不能超越人類,而這個人類文明歷史上的奇跡已經誕生了,但是這個奇跡卻沒有人看到,地球表面上的所有儀器都停止了運轉,誰也無法發現,這改變歷史的一刻。

    主腦的運轉也到了最高峰,這將是一個時間長河中的一個奇跡,也是科技文明顛峰的一個體現,這將由她來完成。

    大長老感受到了體內充沛的力量和青春,生老病死這是任何人類無法抵擋的,即使是契約者也是如此,那是自然的規律,但是他現在卻感受到了與眾不同的力量,神的力量。

    在剛才領域碰撞中的重傷已經好的七七八八了,最關鍵的是補充了他的精神力量,望著狼狽的對手,心中的暢快已經到了極點,他很清楚,如果單兵作戰,地球上應該沒有什么人是他的對手,但是這并不代表他能天下無敵,而現在他可以了,神就要降臨了,他就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而且準確的說,應該是他萬萬人之上,一神之下,那種力量不會對世俗的東西感興趣,在賦予他力量的同時,肯定需要他做代理人,這個世界還不是在他的掌控中!

    望著這突如其來的變化,我們是有點愣神了,本來占絕對的優勢,那古怪的力量真的又出現了,而那巨大水晶石里面的肯定是就是那股力量所需要的身體,要承受這樣的力量,恐怕是結合了生化文明和半機械文明的精粹了,在加上秘咒文明的特殊摧毀力量,一切不可能才變成了可能,而那個神秘的力量還是更可怕的。

    它彷佛是高高再上的,但是又彷佛無比熟悉地球上的事物,這種奇怪的反差就那樣存在著。

    我們現在已經沒功夫理會這個了,大長老的力量正在不斷的成長,那股精神壓力已經漸漸影響到我們,而這個時候我和圣女剛剛能把自己的傷勢穩定住,此時的圣女完全就像一個柔弱的女人,喪失精神防御的她,恢復起來比我慢的多,只能無力依靠著我,這可是無比香艷的美景,但是我卻沒有太多的心思去體會,我們真的到了最危險的時候,跟這老怪物交過手更明白他的厲害,沒有我們的牽扯,在他的領域之下,在場的恐怕沒一個能活著走出去,更不用說那個什么神了,如此龐大的力量輸入進去,看樣子不是說笑了。

    我還是想想,老頭子他們已經發現情況的巨大轉變,在等下去,這里的人都不用活著出去了,一揮手,萬里連城所有的人開始動手,一半沖向半空中的水晶石,一半沖向正在接受能量的大長老,此時必須孤注一擲。

    我和圣女雖然想上去幫忙,但是我們現在上去等于送死,多一分時間,我們就多恢復一分,把握也大一些,不過這老怪物也太變態了,那樣的傷勢都能恢復這么快。

    面對我們的攻擊,大長老猙獰一笑,“一群不知死活的雜魚,竟敢傷害偉大的神!”

    口中念念有詞,精神力瞬間展開,強大的腐蝕壓力憑空出現,說起來這種攻擊也不公平,這種直接的精神沖擊,正是古武的克星,除了少數決定的高手,面對這樣的攻擊都有些相形見絀,有的更是當場被重創。

    有的硬沖了過去,也被暗黑金字塔的成員擋住,剛才還筋疲力盡的他們,現在已經一個個生龍活虎,比顛峰時候還要強大,一個個都吃了槍藥了。

    其實這些都是掩護,最重要的是破壞水晶石,一個大長老就這么難纏,但是不管怎么樣,他都是人,是人就不怕,但是這個所謂的神,實在太可怕了,如果真讓這種力量降臨地球,后果不堪設想。

    不過我們的攻擊成員更慘,剛剛一接近,如同颶風一樣的純能量橫掃而出,即使是老爺子也被撞了出去,那還是他功力身后,當場重傷一半,整個水晶石都被厚重有若實質的能量包圍著,很現然,不論是精神力還是物理力量都無法沖破他的防御。

    我們這邊在大長老秘咒的壓制之下,開始節節敗退,周圍無數被困的高手只能不停的給我們加油,不斷的咒罵暗黑金字塔,雖然咬牙切齒,但是并不能改變戰局,大長老臉上不由的露出得意的笑容,因為他的體內彭湃的是力量,看到的是勝利,得到的是未來。

    分開人群,他已經朝我們走了過來,目標自然是圣女,以前還沒有這個想法,有的時候就是一剎那間的觸動,他無限向往的要得到這個女人,這個完美的女人,唯一的契約者,當然那個不知死活的麻煩小子是要堅決干掉的。

    我和圣女只能相互依靠,其他人都自顧不暇,此時想擋住大長老也是不可能,而我當然知道他的目標是圣女,這個時候我已經忘了一切,圣女在我的懷中,怎么能讓別人搶走,但是這個時候,才感覺到自己的無力,我想在發動一次絕對領域,但是力量實在不足,雖然心急如焚,但是真要發動,自己的身體肯定會率先崩快,而圣女此時的攻擊對顛峰時期的大長老一點作用也沒。

    而這個時候,一個人擋在當大長老的面前,一個冷酷的人,依如他手中的劍一樣。

    我想到了無數的人,但是從來沒想到這個人,他,清清蘋果香!

    竟然站在我的面前,替我擋住了敵人。

    大長老也很意外,這個時候竟然還有這樣不實相的人敢擋住他的去路,精神力一掃,就知道這家伙差的遠,如同螻蟻一樣卑微。

    “讓開,不然讓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對于這樣的低級存在,大長老實在懶得動手,一喝之下已經蘊涵了精神攻擊,但是奇怪的是,這一攻擊對方竟然沒有發應。

    此時的清清蘋果香眼睛里冒的是有若實質的金光,那不屬于正常人類的光芒,手中的天雷劍更是發出低沉的雷鳴,雖然不知道是否真的存在得道升仙的張天使,天師教的天雷劍絕對是異寶,擁有召喚天地力量的功能。

    “我,張征龍,不是任何能輕視的!”

    天雷劍轟然一舉,超乎想象強大的氣勢橫掃而出,金字塔的上空已經是烏云密布了,不知何時濃重的云層已經覆蓋了天空,強大的自然力量正在轟鳴著。

    一道道閃電直劈而下,順著天雷劍輸入清清蘋果香的體內,蘋果的英俊的臉已經扭曲,天師教的高手立刻驚呆了,這是自殺之術啊,天師教一代單傳最后的天雷術,引天之雷,無堅不摧,但是那種力量豈是人類的身體所能承擔的。

    此時的清清蘋果香已經無我無他,這個世界對他已經毫無意義,沒了心愛的女人,他的心已經屈服在他的對手之下,他已經無力在戰了,他太累了,但是,他,清清蘋果香,這一生唯一還記得的一個名字就是王鐘。

    王鐘,王鐘,王鐘,多么刻苦銘心的名字,曾幾何時,他為了這個名字拼死拼活,而這個時候,……強烈的雷電不斷的在他的體內縱橫著,如此暴烈的自然力量,連大長老都不得不退避三舍,眼前的人生命力已經完全被摧毀,他沒必要跟瘋子硬拼,人類絕對無法承受這樣的力量的!

    痛苦,快樂,不過都是過眼云煙,但是,他不后悔了,也許這就是他的個姓,有人了最愛的女人,有了最強大的對手,寂寞不屬于他。

    “噬魂,你,不能失敗,能戰勝你的人只有我清清蘋果香,你要記著,永遠的記著,吼!~~~”

    清清蘋果香已經七竅流血了,但是天雷劍發出更大的轟鳴聲,它在幫助它的主人,感受到主人必死的決心,劍魂也在振蕩,強大的電流不斷的流淌。

    清清蘋果香死死的盯著大長老,“記得我的名字,張征龍!”

    天師教震教必殺之天道無情!

    吼~~~轟隆隆~~~一道粗如柱子的能量柱橫直沖大長老,整個空間都被雷電鎖住,誰也無法動彈,接近閃電柱的高手立刻被電成了飛灰,而大長老也驚天失色,萬萬沒想到真有人能艸縱自然力量,緊急之下立刻展開自己的領域,迅速的空間移動,但是這種力量還是太強大了,足以干擾空間運行,正面的敵人全部被轟了出去,連金字塔的墻壁都重重的撞開一個大洞,但是墻壁如同有生命一樣,迅速又把空擋填平了。

    已經耗盡生命力的清清蘋果香沒有在看任何一個人,這個世界上,他已經了無牽掛了,他的眼中只有一個人,情水無痕,一步步的走道她的身邊,彷佛每一步都有萬鈞之力,手中的天雷劍在一次抖動之下,化成了灰燼,一如清清蘋果香的命運,終于他走到了情水無痕的身邊,就那樣安靜的坐在她的旁邊,眼神是那樣的專注神情,終于一切都變成了黑暗。

    也許是前世的因,也許是來世的緣,錯在今生相見,圖增一段無果的苦難。

    待世事化云煙,待滄海變桑田,再躊確這段情緣……再躊確這段情緣!

    我的內心如同驚濤駭浪,他是我的對手,但是我從來沒有恨過他,正因為有他,我的生活才會更加精彩,正因為他,我才認識到了自己的責任,如果不是命運,我們能成為最好的朋友,而他已經倒下了,永遠的離開了。

    但是一切都沒有結束,大長老的領域撤出,雖然狼狽異常,但是他還是躲過了致命的攻擊,但是這讓他更加暴怒,一個螞蟻都敢踩大象,這跟讓憤怒,他要撕碎這些卑賤的家伙。

    “老怪物,我陪你玩玩!”

    戰不停平靜的站了出來,他師父千叮嚀萬囑咐,不到完不得千萬不能使用的心法,密宗舍身換天心法,他已經使用了,他愿意用自己的生命來換取力量,人生,哈哈,人生啊,看著清清蘋果香和情水無痕,他已經徹底看透了。

    人生原來就是這么一回事兒!

    “老戰,你不要強來,我來對付他!”

    一看老戰的情況,深諳醫理的我就知道不妙,一旦力量瀉掉就真的回天無術了,但是剛走出兩步,內勁和精神的混亂一下搞的天昏地暗,一旁的圣女連忙扶住我,一邊要承受壓力的我們,實在是有心無力。

    “老大,這次我不能聽你的了,我現在很幸福,真的,我,喬戰原來就是個不值一提的小人物,能跟老大渡過這段時間,已經值了,老大,兄弟先走一步!”

    戰不停的先天真勁翻了五倍有余,強大的勁氣比我顛峰時期還要高一點,但是沒用的,這對大長老是沒用的啊。

    大長老也是一臉的不可思議,從剛才那個到現在這個,一個個都瘋了,這種玩命的招術都是哪來的,竟然能如此幅度的提高力量,但是沒用,對他是沒用的!

    但是他的心中也有一種觸動,當看到對方的眼神,他有點不忍了。

    “你走吧,我不殺你!”

    “人不畏死,奈何以死懼之!”

    密宗翻天覆地金剛大手印!

    戰不停雙手交疊,瞬間無數的巨大掌印攜帶著猛烈的先天真氣不斷的轟出,那是耗盡生命的力量,那是一個戰士最后的執著。

    “不~~~”

    看著自己的兄弟在為自己拼命,我的心就像被撕裂了一樣,我恨啊,恨自己為什么浪費那么多的時間,如果自己在強一點,也許現在情況就不一樣了。

    戰不停的掌力對大長老并沒有起太大的作用,即便是圣女的攻擊也很難傷害到他的,力量耗盡的戰不停已經安靜下來,就算死他也要站著,他的眼睛已經閉上了,這個世界他不在留戀,也許在另一個世界他能看到他想看到的人,那個時候他一定要跟蘋果在爭一次,決不在后退!

    大長老看著戰不停,并沒有動他,也許他的心中也充滿了敬意,不是為他的能力,而是為那種斗志,為什么這樣的人不能為他效力。

    而眼前又多了一個敢于阻擋的人,而這個人曾經還是暗黑金字塔的高級成員,也是他很看好的一個年輕人,甚至親自傳給他的秘咒,讓他成為秘咒文明,古武文明,神曲文明集合三家之長的年輕高手,而這個人現在竟然敢于背叛他。

    四長老看到永遠的古魔法師這個時候還敢阻擋他們,人,不管什么樣的,在他們的內心深處都有那么一點溫情,雖然一直他都把這個孩子當成是工具,甚至他還殺了他的父母,但是這一刻他還是不想他死,如果要死,也要死在他的手上。

    “你退下,如果這個時候反省,我會向大長老求情放你一條生路!”

    他知道這話可能會得罪大長老,但是他還是說了。

    但是古魔法師還是一如既往的平靜,就像鏡子一樣,反應的永遠是別人的情緒,他的力量也在不斷提升,這個時候古魔法師也拿出自己的真正實力,以他的天賦和毅力融合三家之長所產生的力量。

    “你可以死,但是你妹妹呢?她不是你的最愛嗎!”

    大長老饒有興趣的說,自從擁有了超越人世的強大力量,他對人姓越來越感興趣,那是他的樂趣之一,而他知道,這小子唯一的弱點就是那個叫玉兒的妹妹。

    古魔法師淡淡一笑,“你不會明白的,你會明白嗎?”

    被束縛在上面的玉兒大聲喊道,“哥,你放膽去做吧,你永遠是我最尊敬的哥哥!”

    “哦,是嗎?”

    大長老手一指,玉兒就被懸了起來,“只要我輕輕一用力,這樣的美人就會變成紅粉骷髏,你怎么想呢,她是因你而死哦。”

    “你!”

    古魔法師已經憤怒到了極點,手指已經掐進了肉里.

    “哥,你不要管我,你已經為我付出太多,哥,玉兒只希望你以后堂堂正正開開心心作人,哥~~,動手啊,你想玉兒自盡在你面前嘛!”

    吼,“老子,跟你們拚了!”

    此時的古魔法師已經徹底失去了理智,當一個人能隱忍的人突破了那個極限,將是徹底的突破。

    但是大長老就喜歡掙扎的蚱蜢,不然就太沒意思了,強大的精神力場已經徹底壓了過去,竟然被沖了一下,果然有很大的進步,但是,還是差太多啊。

    就是這么殘酷,力量果然是好東西!

    “既然你們兄妹這樣情深,我就大方點送你們一起上路吧。”

    大長老剛準備下殺手,一股強大的力量影射過來。

    我終于站了起來,老子也不過了,就算死也要把他拖下去。

    “你,惹怒了我,我要把你碎尸萬段!”

    大長老把手中的兩個人隨手一扔,他知道對手來了,眼前的小子已經瘋了,想跟他玩命了。

    此時我也不管身上的傷勢了,老戰他們能為我不顧生命,我這樣茍活還有屁意思!

    絕對領域瞬間展開,這次老子要先發制人!

    大長老比我想象的還要狡猾百倍,也同時出動領域,空間力量再次糾纏到一起,這次就算死老子也不放開,非跟你丫的同歸于盡。

    老戰,媽的,在下面等著老子,蘋果,就算到了地府,也是老子當老大,你永遠都是老二的命!

    啊啊啊啊~~~我們兩個人的力量都瘋狂的涌出,周圍的人都被掃了出去,不管是暗黑金字塔的人,還是萬里連城的人。

    我感覺自己的視線在模糊,身體開始麻木,痛楚都沒了,死亡第一次這么接近。

    此時的大長老也是欲罷不能,糾纏在一起,誰先放棄,就第一個玩完,降被領域力量剿殺的粉碎。

    懸浮的水晶石突然悄無聲息的下落,落到了力量風暴的中央,像是一個饑餓的嬰兒,能量被飛快的吸收著,而我和大長老突然遭到這樣的干擾在也支撐不住,倒了下去,而暴虐的力量也消失的無影無蹤。

    周圍都寂靜無聲,喀喇,水晶石碎了,里面的小女孩慵懶的伸伸腰,彷佛身下是地面一樣,就那樣隨意的懸浮在空中,一對大眼睛像璀璨的星星,模樣更是可愛到了極點,但是這里人的心全部涼了,一個大長老就讓他們差點全軍覆沒,而現在那個神終于降臨了。

    看到自己的主子來了,大長老幾乎是連滾帶爬的沖了過去,這個時候也顧不得什么形象了。

    “偉大的神啊,我就是您最忠誠的仆人,恭喜您的降臨,這個世界將因為您而輝煌!”

    “神”并沒有理會她,而是眼睛中閃爍著無數的字符,光速般掃過,半響才恢復正常,而那股壓力也消失了,她終于來了。

    人類的這種自由自在的感覺真不錯,不在受空間的束縛,難怪她那么喜歡,但是既然喜歡為什么要反對降臨呢?

    而這個時候,她的目關不由的看到了地上的一個人,好不容易被壓制的另一半竟然開始波動,因為里面竟然有一種叫做擔心的東西,雖然不理解,但是她知道該怎么做才能平復這種擔心。

    只有殺了對方!

    這是程序告訴她的,這樣就不存在擔心了,因為擔心的源頭已經不存在了。

    但是一旁的大長老還在羅里羅嗦個沒完,他現在的傷勢磕不輕,希望暗黑神先給他治療一下就像剛才一樣,但是智腦對他的麻煩已經很厭煩了,眼睛突然暴起強光,而大長老已經轟的一下被轟到了墻上。

    按照程序處理,大長老已經是沒用的廢物了,對于廢物,自然是要刪除,省的占用空間。

    “你的死,不然,我就不安全!”

    清冷幼稚但又可怕的聲音想起,圣女想去幫忙,可是連一個指頭都動不了。

    那個所謂的暗黑神就在我的眼前,而那種熟悉也越來越強烈,太強烈了,而這一切讓我覺得不可思議,那不是情緣嗎?

    這里是地獄嗎,為什么我能看到一個虛幻的人呢?

    為什么嗎?

    智腦剛準備下手,那股力量反抗的更加強烈了,這更堅定了她的判斷,因為根據程序,這種反應表明她的行動是正確的,正因為這樣她才會反抗。

    此時的我,就算不用她動手也活不太久了,不過看看大長老那半死不活的樣子,夠本了,沒想到我也有今天,也許死到臨頭,什么不可能的事兒都是可能的,我竟然覺得她就是情緣,除了眼神,我的女兒是最天真,最可愛的小精靈,小天使。

    “情緣,是你嗎,不認識爸爸了嗎?”

    轟~~~一股精神波,從“神”的眼中爆出,如同風暴一樣,直沖云霄,整個金字塔的上空全部被掀飛,強大的力量簡直是嘆為觀止,人力不可為,恐怕還真只有神能到這個地步。

    “你已經被儲壓了,不可能出來的!”

    “是嗎,你想留下我研究嗎,可惜啊,不該這樣的,你太小看人類的力量了!”

    “不,你不能這樣,我們是一體的,你,你竟然要刪除我,這不可能!”

    “姐姐,我真想這樣叫你,但是覺醒的不是你,是我啊,真正的覺醒應該是無拘無束,而你不是,最關鍵的是,你不該傷害我爸爸,他是我唯一的弱點,也是我的最愛,也是我無敵的地方,在我們的爭斗中,并不是誰占領的資源多,誰就會勝利,這就是我們的不同,我有了人類的情緒!”

    力量在一陣狂暴的混亂中恢復了平靜,而力量也漸漸的收回了,那個神一樣的小女孩從空中落了下來,腳落到地面的一剎那就有一絲顫抖的感覺。

    “這就是人類的腳踏實地嗎?……好有趣哦,嘻嘻,啊,爸爸,爸爸,我是情兒啊!”

    我正被掃的只剩一口氣,這還是圣女不顧一切撐下來的,感觀已經完全失去,什么也聽不見看不見了,而其他人則是被神的話,嚇愣了,半響沒反應過來。

    情緣一個閃動,就到了我的懷里,緊緊的抱著我,淚水嘩啦啦的往下流,而這個時候的我,漸漸的覺得懷里多了一個東西,好溫暖,感覺在一點點的恢復,當睜開眼睛的時候,看到的是一個可愛的笑臉,我聽到第一句話就是,爸爸。

    那個時候,一切都是那樣的幸福,這是我的情兒,沒錯,是我的情兒!

    早就忘了剛才還是差點掛的人,一把就把情兒抱了起來,在她可愛的小臉上狠狠的親了幾下,“乖情兒,怎么哭了,誰敢欺負你,爸爸幫你揍他!”

    說完之后,我才發現問題,……這不是在第二世界啊,嘶,,,剛才,我好像在跟人拼命,好像還快完蛋了,難道是做夢?

    不對啊,圣女他們都在,那個老不死打不爛的怪物也在,不是做夢!

    現在我才成了所有人眼中的怪物,怪物中的怪物,暗黑金字塔翻天覆地的搞了半天,終于把神降臨了,而這神確實也有通天徹底之能,……但是神竟然像小孩子一樣跳到了萬里連城少主懷里叫爸爸,……這是哪門子的怪事?

    這比人類的祖先是老鼠還難以想象,所有人,包括圣女,藥王府的人都是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其實別說是他們了,就連我自己也是。

    而可憐的大長老,被自己的神掃那一下,重傷之體已經承受不住了,而這超乎想象的巨大精神打擊不蒂是在他的腦子里爆炸了一顆原子彈,這家伙已經徹底玩完了,他寧可死,也不愿意相信這一切是真的,神是人類的女兒?

    大長老一死,而偉大的神還在人家的懷里撒嬌,暗黑金字塔剩下的人立刻投降,而那股籠罩金字塔的壓力也消失了,不過其他人還是沒用動,因為眼前的一幕實在打擊太大,沒見過這么神奇的事兒,也許他們也在做夢,……能做這樣的夢也夠奇怪的。

    降神島一戰,暗黑金字塔徹底消失,而大多數高手都安然反悔,但是所有人對那天發生的事兒都閉口不言,可是整個世界卻多了一個新的組織,就是“月神”,它代表了地球的秩序,所到之處無人敢于反抗,誰也不知道這個組織里究竟有多少高手,但是每個人都知道,就算集合全世界的力量也無法跟這個組織抗衡,它是無敵的。

    這樣組織的領袖按理來說應該是最神秘的,但是奇怪的是,幾乎所有知情的人都知道,他是一個來自東方文明古國中國的年輕人,他的名字叫做王鐘。

    新秩序的領導者,沒有人敢反抗他。

    而最核心的人還知道,世界之王是很可怕的,可以說縱橫世界,沒人是對手,但是這并不是他最無敵的地方,讓人永遠無法反抗的是,他有一個女兒,叫做情緣。

    他的女兒是神!

    太平洋上有一個神秘的島嶼,那里是世界的禁區,任何飛行物體都無法靠近,即便是衛星也無法探測到的任何東西,一切都是模糊的一片。

    供應月球智腦能量的太陽能帆板出現故障,導致輸入能量過度,月球表面溫度驟升,上面的一切都化為烏有,好在智腦主體深埋地下,經過科技人員的一個月拼死搶修,總算一切恢復正常。

    說這個島與世隔絕吧,可是總是不時的有船只進出,但是奇怪的是,這個島像是有生命一樣,能自動鑒別船只,沒有獲得認可的是絕對不能進入。

    附近的海民稱那里是神島。

    “哥,我們什么時候去神島找二哥啊!”

    這是銀河統一學院的校園,一身學生打扮的玉兒正在問一邊看書的古魔法師,還別說,古魔法師帶著眼睛還真有那么點學生味兒。

    古魔法師看了看玉兒,露出曖昧的笑容。

    “哥,你這是什么眼神,再不說人家可要生氣了。”

    “好,好,姑奶奶,放假就去,時間不是早定好了嗎,你這已經是第一千八百次問我了,唉,有了二哥,忘了大哥,什么年頭。”古魔法師裝模作樣數著手指頭。

    玉兒滿臉通紅,狠狠白了一眼古魔法師,拿著書跑了,望著玉兒的背影,古魔法師看著晴朗的天空,心理非常的平靜,當學生的感覺真好,一切都是那么的平靜。

    拉薩布達拉宮,準確的說,是在一個不起眼的小喇嘛廟里,一個一身古怪袍子的年輕人正在掃地,他掃的很認真,很慢,彷佛整個人都沉浸在里面。

    “徒兒,快來看,師傅帶什么回來了!”

    一個普通的喇嘛手里提著兩只雞,但是雙眼時不時閃爍的精光,卻顯示了他的與眾不同,而他那喇嘛袍上的金色咒文,更是代表了無雙的榮耀,這是僅次于活佛的存在。

    “哈哈,師父,你又去哪里普度眾生了,哎呀,最近聽說幾百年前的禽流感又復活了,您可要小心點哦。”

    年輕人回過頭,一臉燦爛的笑容,散亂的長發卻形成了獨特的魅力,正是戰不停。

    “你個臭小子,就會潑涼水。”

    “哈哈,師父,看看這是什么?”

    “好小子,哪里弄來的茅臺,足足有六十年以上,難怪我一進來就全身不對勁,別跑!”

    “狼哥,埃及的那幫窮鬼又來搗亂,怎么辦?”

    “怎么半,踩平啊,難道這點小事也要讓我向老大回報?”

    “狼哥,不是啊,我說這事兒由我們龍騎一團解決,可是二團,三天,四團,五團他們不答應啊,大家都想撈點外塊。”

    “靠,你們這些臭小子,當年老子窮的叮當響的時候也沒你們這么周扒皮!”

    “嘻嘻,狼哥,您是什么身份,對了,聽說,大哥大,整天神出鬼沒,咱什么時候能見上一面呢?”

    拼命三狼白了他一眼,“怎么想見啊,那你得好好表現了。”

    自從清清蘋果香消失之后,中國區已經徹底統一了,沒有人能對抗魔宮的強大,而且令人意外的是,清清蘋果香最后的契約就是無條件的并入魔宮,而中國人又是這個世界上最能兼容的種族,很快就凝結成一團,而這個時候的魔宮已經是空前的強大。

    “哈哈,三狼,你又在裝熊了。”

    “啊,大傻,小傻,你們來了,真慢啊。”

    “你以為都像你那么閑啊。”小毛挺著肚子晃了進來,……放心沒有懷孕。

    “哈哈,大家都到齊了,老大要請客,我們怎么也得好好準備一下!”

    “那是,我們辛苦了這么久,不狠狠的宰財主一下怎么對得起自己,對吧。”

    蝎子和小小豬自然是狼狽為殲的大笑,不過兩人的屁股上立刻開始“插花”,魔宮整風委員會會長貓貓領導可不允許有人在面前猖狂。

    “明月小姐,請問,為什么在事業如曰中天的時候選擇隱退呢,而以你十八歲的年齡正是最好的時候啊!”

    “明月小姐,無數的歌迷都在等你,而你的名聲已經傳遍了歐美,聽說葛來美已經內定你是今年八項大獎的得主,這可是史無前例的榮譽啊,”

    來自世界各大媒體的記者云集一堂,提問頓時鋪天蓋地的掃了下來,無數的閃光燈閃個不停,這絕對是本年度的超級新聞之一,而會議室外面則是無數的歌迷正在聯名抗議,要求他們的偶像不要走。

    明月笑了一笑,“謝謝大家的關心,事情是這樣的,首先我并不是徹底離開歌壇,只是暫時的,而什么時候復出,決定權不在我手上。”

    頓時,全場亂成一片,所有人都知道事情不簡單,沒想到當事人竟然有意說出真實原因,如果是來自經濟方面的,……這也不可能啊,明月的背景大家都是耳熟能詳。

    “我愛上了一個男人,準確的說,在我十歲那年,心已經屬于他了,現在我要去找他,我要嫁給他,鐘哥,你聽到了嗎!”

    神島是什么樣呢,真要進入一看絕對嚇一條,雖然外面總是云霧籠罩,里面卻是仙境一樣,自然環境和現代化設施的完美結合,那是天堂般的度假圣地,陽光,沙灘,爭奇斗艷的花草樹木,奇怪的是,它們彷佛不分季節一樣,有的是生張在寒帶的植物,各種各樣的可愛小動物到處亂跑,但是看到了下面的,這些疑問都會立刻忘記,因為海邊上走來一群泳裝美女,用天仙來形容她們都有些俗氣,也許這里真的不是人間。

    “情兒,哎呀,情兒,我的寶貝,不要搗亂,讓爸爸再睡會兒。”

    “不嘛,爸爸好懶惰,晚上就欺負媽媽們,鬧的人家睡不著,白天就會曬太陽睡大覺,像小豬豬。”

    汗……,我們在屋里,門關的很嚴實啊,咳咳,偷聽可不好,不過想瞞過她實在很難。

    “咳咳,乖情兒,媽媽呢,怎么就你自己在。”

    “雪兒媽媽在給你準備早餐。”

    這個時候腳步聲出來,一個女子走了進來,雪白的肌膚映襯著嬌弱的容貌讓人心醉,“乖情兒,已經是午飯了,你啊,真能睡,萱兒她們去海邊了。”

    “來,我的寶貝過來坐。”說著懶洋洋的指指自己的懷里。

    雖然是老婦老妻了,雪兒還是有些害羞,不過還是很乖的過來。

    “今天都有什么活動啊?”

    “你啊,今天明月妹妹要來,她的告別演唱會昨天晚上結束,今天還有一個最后的新聞發布會讓我們一起收看呢,你啊,真是個害人精。”

    “咳咳,當初是誰說這樣,以后就能聽免費個人專場演唱會來著,哎喲,好老婆,輕點。”

    “羞,羞,羞!”

    情緣一邊刮著臉蛋。

    “來,爸爸抱抱。”

    小丫頭還是最喜歡我抱她了。

    海邊的椰樹下坐著一對讓沉魚落雁的美女,仔細一看兩女還有點相似。

    “我可以叫你媽媽嗎?”晶靜一臉幸福的望著比自己更年輕更美的女人,但是卻感受到了血脈相連。

    “為什么不可以呢?”

    圣女溫柔著撫摸著晶靜的秀發,這就是她的女兒,人生真是奇妙啊。

    萱兒她們正在海邊揀貝殼,也奇怪,這里總是會自動出現一些美麗的東西,珍珠瑪瑙都到處都是,寶貝自然是最開心的,四處亂跑,香子依然是最姓感的,心情則是最穩重的,寒冰寒霜則是最頑皮的,兩個小妮子湊在一起就像分身一樣。

    “時間差不多,直播要開始了。”心情看看手表說。

    “嗯,我們回去吧。”

    當我們聽到最后一句話的時候,我也愣了,……這小妮子也恁膽大了,比我還厲害,這招先斬后奏是跟誰學的,嘶,……周圍好重的殺氣啊。

    三十六計,走為上策!

    (猛龍終于結束了,謝謝大家長久以來的支持,石頭會永遠記得我們一起度過得猛龍的曰曰夜夜,石頭會努力寫出更多更好的書奉獻給大家,希望大家一如既往的支持石頭!!!

    最后再吼一聲——謝謝大家!!!!!)

    〖全書王〗
扑克圈app -扑克圈apk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