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咒 血咒(33)

[ 上一章 ]  [回目錄]  [ 下一章 ]
    她知道那張被詛咒的黎美辰的照片,現在一定落到了一個法力比自己高強的降頭師手中了。

    但是她想不明白的是,這張可怕的照片是如何到了對方手里的。

    1969年那個夏日夜晚,她把那張被詛咒了的照片埋藏到黎家老屋后面的磚墻下后,次年便與同廠的師兄趙波結婚了,并從此搬出了那個留給她太多灰色記憶的老院子。

    雖然她的人已經搬出了那個老院子,但她的心卻依然留在那兒。她一直在默默關注黎美辰和她家人的生活有什么動靜和變化。

    每次聽到黎家發生不幸的消息后,她都明白事情的真相是受到了她的詛咒。

    雖然,看見黎家開始走霉運,會使她生出一種無法對人言說的快感,但每一次聽見黎家的人出事的消息,她也會暗生恐懼、后悔和自責之心。

    這些年里,她每一天都在擔心和害怕那張照片被人發現。有時她也很后悔不該做那件事情,但因為害怕事情敗露,所以一直不敢回到以前居住過的老院子,不敢去挖出那張照片。

    雖然她的童年和青少年時期都是在那個老院子里度過的,但自從搬出去后,她就對這個熟悉的老院子生出了一種陌生的感覺。

    這里的人,這里的環境每天都在發生變化。變得讓她心里生出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距離感。

    她實在沒有膽子在這個已經變得陌生的環境里再冒一次險。

    光陰荏苒,不知不覺間便過去了42年。

    在這漫長的42年里,駱家和黎家都已發生了很多變化。

    黎美辰和她的父母,都已先后出事,并漸漸被人們遺忘了。黎美辰的弟弟黎大行也早已搬出老屋,跟那個老院子基本斷了聯系。

    盡管大家早已不是鄰居了,但她還是在默默關注黎大行的家庭情況。

    她不能確定那張照片是否已經徹底腐爛了,因此她也不能確定那個詛咒是否對黎大行的家庭還有法力。

    她希望那張照片已經完全腐爛掉,那個詛咒也因此自動消失。這樣的結果,對人對己無疑都是最好的結局。

    黎大行雖然是黎美辰的弟弟,但兩人并無血緣關系。他們家這些年里,雖然經濟情況越來越好,但她們駱家的日子也越來越好。

    她的丈夫雖然因病過早地離開了人世,但她的三個孩子都已長大成人,并各自有了新的家庭。雖然兒女們都沒有當官或者發財,但都有穩定的工作,都有一個幸福的小家庭。并為她生了兩個孫兒和一個外孫女。

    三個小寶貝都很乖,兩個孫子一個在讀小學二年級,一個在上幼兒園,外孫女還沒滿一歲,還沒學會叫她“外婆”。

    她正在享受自己的晚年生活,雖然沒有老伴陪她度日,使她內心里總有一種孤獨感,但總算老有所養。三個兒女都對她很孝順,孫子和外孫女也正處在最讓人疼愛的年齡。

    她老了,不用再妒忌和羨慕誰了,也不用跟別人比較了。

    所以,當她聽說那個老院子要被拆除的消息后,她就一直在暗暗擔心那個秘密被人發現。

    她不希望現在這種含飴弄孫的幸福生活被人破壞。

    老院子正式拆除那天,她悄悄乘坐公交車去看了,并混在人群里默默觀看了好半天施工情況。直到她突然看見老鄰居令小青也在現場觀看后,她才心虛地想要悄悄溜走。

    她假裝沒有看見令小青,但令小青卻看見了她,并叫住了她。她謊稱自己只是路過,順便看看。令小青并沒有發現她神色有些慌亂,拉住她的手,問她現在住在哪兒,生活得怎樣。她心神不安地敷衍了一會后,便借口有事匆匆離去了。

    結果,她最擔心的事情還是發生了。那張老照片并沒有徹底腐爛掉,那個詛咒還在繼續。

    黎大行的女兒黎海星也跟當年她的姑姑黎美辰和爺爺黎普一樣,突然失蹤了!

    那張不祥的老照片不但已經被人發現,而且還落到了一個法力比自己更高強的降頭師手里!

    黎大行也因為令小青,查到了她現在的住址。她雖然很恐怖,但幸好黎大行還沒有開始懷疑她。她還“積極”幫助黎大行,查到了另外一些當年的老鄰居和老同學的下落。

    現在自己要怎么辦?那張照片既然已經被人發現了,并被人反施了血咒術。這不但意味著自己的親人將開始走霉運,而且黎大行也可能會得到這個降頭師的指點,查出她就是當年詛咒他們黎家的人。

    無論是那個隱藏在暗處的降頭師,還是黎大行,都讓她心里非常不安。

    要想自救,只有兩個辦法:一是自己的法力高于對方,二是查出那個降頭師是誰,并馬上對他反施咒術。

    但現在她的處境非常糟糕,那個降頭師的法力顯然在她之上,否則不可能破除血咒,并讓她受到血咒的反噬。就算她的法力高于對方,但自己在明處,對方在暗處,她連對方是誰都不知道,要反施咒術根本無從談起。

    她想過去公安機關自首,但又覺得這樣做沒有用,反而會讓情況變得更糟糕。

    黎大行的脾氣她知道,如果他查明罪魁禍首是她,后果她想都不敢想。

    這幾天里,她日思夜想,卻始終想不出一個好辦法。因為太愛自己的親人,太恐懼他們受到血咒的反噬,她一下子蒼老了許多。

    也不知是自己心理包袱太重,還是血咒已經開始對她發生作用,總之,她不但身體和相貌都發生了明顯的改變,而且精神上的變化更加明顯。

    接下來的半個月里,她象完全變了一個似的,不但說話走路都顯得精神恍惚,而且她不止一次地對家人說,自己聽到家里有陰人的聲音!

    家里人當然不會相信這些鬼話,以為她是因為年紀大的原因,才出現了幻聽。

    開始兒女們還比較關心,要帶她去醫院看病,但每次都被她拒絕后,也就聽之任之了。

    兩個小孫子也發現他們的奶奶變了,不但愛說一些奇怪的話,并且總是“多管閑事”:

    兩個孫兒在家里呆久了,想要下樓去玩一會,她總是不允許,說什么家里有陰人,要害他們全家,如果他們敢下樓去玩,一定會被陰人用花盆或者其他東西砸死!

    看見兩個孫兒在陽臺上玩,她又會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大聲喝令他們離開,并神色緊張、手忙腳亂地將陽臺欄桿上的花盆都搬到陽臺的地板上!

    小孩子看動畫片,她也會突然把電視關了,說電視里有鬼影!

    有時小孩子在家里玩得好好的,她會突然叫他們別說話,并神色緊張地側耳傾聽,好象家里真的有陰人在說話似的。

    有時,她夜里睡得好好的,卻突然緊張地跳下床去,象個精神病一樣,在屋里到處聽,到處看。家人不悅地問她在做什么,她總是回答家里有陰人。

    有幾個傍晚,她飯也不做,菜也不洗,也不開燈,把自己關在黑屋里發呆。兒子兒媳雖然生氣,但拿她沒辦法,只得自己親自下廚,飯做好后,叫她出來吃飯,她要么不肯吃飯,要么出來后就說自己剛才在聽陰人說話。

    ……

    漸漸地,不但兒媳開始煩她了,就連他的兒女和孫兒們也開始怕她了。

    他們認為老人家一定得了精神病,于是悄悄商量要不要把她送進精神病院。

    但兒女們最后還是不忍心這樣對待含辛茹苦把他們拉扯大的母親,最后決定帶她去上海某家精神病醫院看一下病。

    但是,兒女們的這個想法最后沒能實現。就在他們聯系好了那家精神病院,準備帶母親去上海的前一晚,他們的母親失蹤了。

    那天晚上,事前沒有半點征兆。駱梅雨睡下后,兒子趙有才和兒媳毛芬在客廳里又看了一會電視后才回屋睡了。

    凌晨兩點鐘時,趙有才正睡得迷迷糊糊的,忽然被毛芬推醒了,毛芬神色緊張地說道:“天,你媽不見了!”

    趙有才大驚失色,衣服都顧不穿,就沖進了母親的臥室,果然,母親不在床上。

    趙有才一摸被子,只覺冷冷的,連一點余溫都沒有。

    夫婦二人胡亂穿好衣服,找遍了整棟大樓和整個小區,也沒有找到駱梅雨。

    趙有才急壞了,也不管現在是深夜,便給弟弟和妹妹打去了電話。

    弟弟妹妹聞訊后趕緊打的過來,大家分頭尋找了幾個鐘頭,結果一無所獲。

    接下來的半個月里,三家人發動所有的親朋好友幫忙尋找,并通過各種新聞媒體刊登了尋人啟事。

    結果他們收到了不少信息,但最后每一個信息都被證實不是真的。

    駱梅雨就這樣失蹤了。失蹤前沒有半點預兆,失蹤時沒有一個目擊者,失蹤后一直沒有下落。

    她就象一滴水珠蒸發到空氣里了一樣,完全無跡可尋。

    “鬼屋夜話”之十《血咒》完

    “鬼屋夜話”全文完
扑克圈app -扑克圈apk下载